偷窺所給人的快感,往往比道德感還要來得痛快許多。

  你可以想像嗎?從單單一個小孔、或是一個鏡頭,進而觀察住被偷窺者的一舉一動。那種感覺,就好像你完全掌握住一個人的生活似的——偷窺,就是能帶給你這種魅力與興奮。

  ……然而,你能想像被偷窺者又是種什麼樣的心情嗎?

 

 ◆            ◆

 

  因為工作的緣故,我換了另一個租屋處。以這附近的房價來說,價格雖然有點偏高,但卻也同時能夠住得相當舒適。

  「這裡原本是租給小家庭用的,不過看在少年仔你這麼打拼,我就稍微優惠你一下!」房東相當熱情的說著。看到如此爽朗的笑容,我再一次覺得就算多花點錢也無所謂了。

  至少,比住到某些便宜、但是卻不清楚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的怪地方還要好上太多。

  住進去的第一個星期,一切都如同我當初所預期的那樣舒適,幾乎找不到可以挑剔的地方……只不過,有一件事情讓我相當在意。

  ——就在我浴室的牆壁上,有一個小洞。

  起初我還不太在意,想想可能只是曾經裝過掛勾什麼的東西吧?因此,我也沒有向房東提及什麼。

  但就在某一天,牆的另一邊忽然發生了我不得不去注意的動靜——呻吟聲。

  當時我在浴室裡頭洗澡,一開始聽到那聲音時可真把我給嚇壞了。不過冷靜下來之後,我這才發現原來聲音的源頭來自牆的另一頭……是隔壁鄰居嗎?話說,這隔音效果會不會也太差了點?

  聽起來,那呻吟聲出自於年輕女性。嬌羞的喘息之間,還帶了點男性的露骨話語,直讓我聽得滿臉通紅。正當我打算趕快洗澡跑出去時,我忽然驚覺到牆壁上有一個小洞。

  我不知道這小洞能讓我看到什麼,有可能只是一片漆黑、什麼也沒有。不過就在這當下,換做是你,難道不會好奇的去試一試嗎?從一個小孔中,窺探一個本不屬於自己的大世界……我輕輕點了點頭。就這麼一次而已,應該不會怎麼樣吧?

  面對那可能通往未知世界的小孔,我慢慢把眼睛給湊了過去——頓時間,春色無限。

  一男一女,男的俊帥、女的艷麗,此時兩人正在浴缸裡頭、像野獸似的交纏在一起。看他們兩人如此歡愉忘我的神情,可真是看得我腦門與下體一陣火熱。

  而且,只要一想到他們兩人完全不知道有人正在旁偷窺,那股優越感更令我感到得意不已!看他們如此享受,惹得我也慢慢把右手往下伸……咦?

  ——忽然間,什麼都變了。

  男的不知道是吃錯了什麼藥,雙手突然緊掐住女方的脖子不放!原本令人陶醉的喘息呻吟,頓時變成了頭皮發麻的窒息!然而,身為偷窺者的我卻什麼也做不了,只能任憑那個男人把女人給活活掐死!

  我屏息看著這一切的發生。我知道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原本是在第一時間通知警察或者是房東。然而,我卻只是站在這裡,親眼看著這一切是如何開始、以及如何結束——在這洞孔之後的我,就像個幫兇。

  最後,男人鬆開了雙手,女人也隨之倒在了浴缸裡頭。不知道是不是罪惡感作祟,女人那張仰著的猙獰臉孔,好像在瞪著我、怪罪我……怨恨我。

  ……不,不行!我不能就這樣看著一切發生!我連忙醒悟過來,趁著那名兇手還沒逃走,我應該還能做點什麼!對,現在馬上就……呃?

  當我回過神時,我赫然發現那名男人……也就是兇手,他正狠狠瞪著我!

  「被你看到了……」男人如此說道,嘴角也跟著隨之上揚……這可讓我完全嚇壞了!

  連內褲都來不及穿上,我立刻跑出了浴室、並打電話報警!

  在警察到來之前,我只敢挨在大門旁邊、並聽著從浴室傳出的咆哮怒罵。男人的怒火與殺意充斥在他每一句的咒罵之中,令我幾乎是快崩潰一樣的發狂。

  ——終於,門鈴響了!

  從大門的窺視鏡,我看到兩名神情嚴肅的警員、以及一臉驚慌的房東。當我一打開門,房東就搶在警察前面問我道:

  「少年仔!好端端的你突然報什麼警啊?他們還跟我說這裡有人殺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大哥,我……」

  「老伯,這個問題還是讓我們來處理吧?」一名警員將房東拉開,另一名馬上走上前問道:

  「說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個……我、我的隔壁……」我吞了吞口水,用近乎顫抖的聲音回答:

  「我的隔壁……有人殺人……」

  「隔壁?」

  「嗯……左側的……」

  沒想到此話一說,房東的表情馬上扭曲了起來,並對我破口大罵:

  「嘿!少年仔!你可不能亂說話欸!」

  「我說的是真的!你們聽,剛剛那個殺人兇手還一直在罵我啊!」

  話雖然這麼說,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浴室裡頭已經完全靜了下來,原來那個男人的怒罵聲早已不復存。在這種情況之下,警員只好轉而向房東詢問:

  「他說的那一間,請問能打開來給我們看看嗎?」

  「打開來幹嘛?打開來也沒用啊!」

  「這話怎麼說?」

  「因為……我說警察大人呀,他說的那間裡頭根本沒有住人啊!」

  沒有住人?這怎麼可能!還是說,其實房東跟兇手早有掛勾?我頓時和房東吵了起來,因為這種窩藏兇手的手段著實可惡不已!然而吵沒有幾句,警員馬上插進來制止我們:

  「總之,我們進去看看就知道了吧?」

  ——沒有多久,我再次瞠目結舌。

  如同房東所言,我的隔壁別說人了,就連傢俱都沒看到半件,整棟屋子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接著,我跟警員來到了浴室裡頭,但仍然是什麼也沒見著。明明是幾分鐘前發生的事情,現場別說屍體了,就連半點水珠都沒有。在屋子哩,沒有半點被人使用過的跡象、全是空的!

  當然,我也找到了原本用來偷窺這間浴室的小洞。從洞口看過去,另一邊確實是我的浴室沒錯。但問題是,為什麼現在什麼也找不到?

  「你看,我就說了吧!」

  房東生氣的說道,鬍子彷彿都在因此顫抖。兩名警員眼見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口頭上告誡了幾下就回去了,只留下我一人傻愣在原地……那麼,我剛剛看見的到底是什麼?幻覺嗎?看看那個浴缸,當時那個女人可是躺在裡頭的呀!難道說,這也是幻覺?

  正當我要離開之前,我忽然又驚覺到一件事——牆上的那個小孔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滲出了如血一般、紅黑色的黏液?

  隔天一大早,我便謝過房東、逕自搬了出去。無論是什麼原因,發生過這種事情還想和房東好好相處,我看已經是不大可能的事。

 


 ◆            ◆

 

個人最詳盡的作品全在「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michael785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S.網路小說工作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