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過戲班子嗎?

  簡單來說,戲班子就像是一個雜耍團,按照其中藝人的多寡與表演規模,每個戲班子都有屬於自己的主題,其中的表演內容更是千變萬化。即便沒有國際馬戲團那樣的排場,小小的戲班子依舊可以帶來不少歡笑。

  高大壯漢的胸口碎大石、噴火秀、小丑搞笑的耍球技巧、單車、甚至是踩高蹺。隨著時代的進步,近年來更有許許多多創新的表演,且每一個都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但,你看過「死人」戲班子嗎?

  我敢打賭,你一定是第一次看到這個字眼兒。然而,這並沒有什麼好驕傲的。

  因為,我看過。

  ──卻怎麼也笑不出來。

 

◆            ◆

 

  還記得那已經是半年前的事了,事情的開端,源自於一位許久不見的老友,趙樂,他所寄來的一封信。

  就跟他的名字一樣,趙樂從小就以逗人開心為志。當大家在寫作文「我長大後想當……」時,趙樂也是唯一一個寫「我長大後想當戲班子的團長」被老師大罵不長進的傢伙。為了逗人開心,趙樂甚至在大家準備考高中之際,唯一一個偷偷練習單車與拋求的笨蛋。

  想當然爾,他並沒有考上很好的高中,更別說大學了。但,我尊敬他的生活方式。

  因為,他也是唯一一個從小就清楚自己想闖什麼事業的人。

  雖然自從上大學後,我便與他斷了音訊。可是,現在一接到他的信,那股喜悅還是打從心底翻騰而出。畢竟可有好些年沒見了呢!

  信的內容大致如下:他組了一個戲班子,想請我過去替他鑑賞鑑賞,並替他寫一個專欄文章。

  是的,大學畢業後,我便在某雜誌上開闢了自己的專欄,每一期都介紹世界各國較有名的馬戲團,或是一些四處飄泊的小戲班子。只要有趣,我便替其撰寫一份文章。也不知是我的好運與否,只要上了我的專欄,大部分都會因此聲名大噪。

  或許趙樂這傢伙也注意到了我的專欄吧?好傢伙,還知道透過關係來利用。沒關係,就隨你用吧!反正大家朋友一場,彼此關照也是應該的!

  在準備好一切後,隔天,我便立刻前往趙樂所在的地方──赤桐鎮。

  說實在話,剛到那邊時,我自己都有些傻眼。

  赤桐鎮的發展就像晚了半個世紀一樣。從建築到人們的穿著,都令我聯想到多年以前的純樸電視劇。在這,我甚至看不到半根電線桿,其落後的情形著實令我瞠目結舌。

  不過,這些在趙樂的熱情款待下都不算什麼。

  知道我會前往裡後,他老早就在鎮口打理了一切,與他戲班子的團員。拉開的紅布條與鑼鼓喧天的情景,更難能可貴的,就是不論男女老少,一個個真摯無比的笑容,彷彿就跟接待國家元首一般。

  趙樂沒有立刻跟我獻寶,他先好好讓我吃了一頓,打算把自己的戲班子留到最後才給我享用。他一直都是這樣的人,總喜歡把好的東西留到最後。

  一直到太陽漸漸西下,整個鎮上滿是紫紅時,趙樂才帶著一臉微醺對我笑道:

  「來,就讓你看看咱家的戲班子有多好吧!現在可先別醉倒啦!」

  「哈,就看你有多行!」

  在趙樂的扶持,我與他一拐一拐的來到小鎮正中央的空地。現在中間以經升起一座盛大的營火,數十個座位圍繞著火堆,已經有不少人在那佔了位子。我和趙樂只好選擇較為中間的位子坐下。

  「沒關係的,我們戲班子的表演,其精采就算一里外都看得清楚!」

  「呵,瞧你就只會說嘴!」

  沒多久,熱鬧的音樂響了起來。

  那是鄉下才有的特殊小調,輕快且活潑無比,配合幾個團員的東敲西打,更顯新鮮好玩。

  首先,隨著音樂出來的,是幾個打扮滑稽的小丑,臉上誇張的塗抹就已經讓幾名孩童笑出聲來。有的騎單車摔個狗吃屎、有的拋球不斷猛砸自己的頭。更有的滾起大球出場,一開始雖囂張至極,但一個跌跤倒也逗得大夥兒哈哈大笑。

  即使跌得再疼、摔得再累,小丑依然只能哈哈大笑。這就是小丑的魅力所在。

  接下來幾項表演更顯刺激。

  即便是兩層樓的高蹺,表演者卻還是能輕鬆自在的隨著音樂舞蹈,幾個單腳旋轉的動作,更是令觀賞的人心驚膽跳;吞吃火球的表演者也不例外,瞧他一會兒吐火、一會兒噴火,把玩起帶火的鐵球,更是讓人看得目眩神迷。

  當然,其中也不乏幾個說相聲的,雖然你一言、我一語的吵起架,但其中所用的滑稽語調,使看的人無不抱著肚皮大笑;更有近似於洋人的魔術師,當場表演起經心膽跳的人體切割!表演一結束,無不豎起拇指,大讚一聲:「好!」

  在這個戲班子的表演下,場面熱鬧無比,笑聲與歡呼更是此起彼落,從沒有過任何冷場。看看周圍人們的笑容就知道,趙樂,你這好傢伙還跟搞成功了!

  然而,時間越久,我愈覺得有些古怪。

  不知是火光的影響還是酒精作祟,我開始看到一些詭異的畫面。

  原本拋著球玩的小丑,現在竟然拋起自己與其他人的頭顱,那濃妝豔抹的笑容上滿是血跡與駭人。

  仔細看那踩著高蹺的表演者,他不是踩在高蹺上,而是整根木棍插入腿內!黑紅色的液體泊泊流出,染滿了整根木棍、嚇壞了我的魂。

  噴火的表演者冷冷一笑,將整根火棍插入胸膛,一個咆哮,滿是骷髏堆積而成的青紫色火焰噴射而出,更狹帶著淒厲的哀嚎奸笑。

  說相聲的搭擋拿刀互相砍殺,一邊大笑、一邊剁下彼此的手腳;就連魔術師也一起瘋狂,將自己的美女助手大卸八塊,完全不在乎她的尖聲求救。

  甚至,就連觀眾們也開始發生異狀。

  原本歡欣鼓舞的大笑,剎那間成了悲慘的哭吼、歇斯底里的低語;那原先歡樂的臉龐,更有如被大火焚燒過一般,焦黑、緊皺、令人打從心底對此作噁。

  「怎麼?你好像有點怪怪的喔?」聽見趙樂的詢問,我正想對此發表意見時,瞬間,我啞口無言。

  「嘿,怎麼了,喝茫啦你?」趙樂笑了起來,但那卻不是我所熟知的親切笑容。

  他微胖的臉龐漲成紫紅色,一條條青筋爆起;原本和藹的眼神,此時卻是烏黑一片,不見任何該有的人性;甚至,趙樂的七孔更是流溢出黑紅色的血液,以及冒著泡的綠色黏液。

  「怎麼?你的臉色很怪喔?」他咧開嘴大笑,裡頭甚至爬滿了肥胖的白蛆。我強忍住即將嘔吐的衝動,這時候有比嘔吐更重要的事情得做。

  下一秒,我拔腿就跑。

  無論趙樂在後頭如何喊叫,我頭也不回的向著鎮口跑去。拋下那詭譎的音樂、拋下那恐怖的人群、拋下那怪異的戲班子──拋下趙樂。

 

◆            ◆

 

  事後,我才從附近鎮上的人聽說一切來龍去脈。

  一年多前,趙樂的戲班子經營不善,再加上團員們一個一個離開並唾棄他,以及鎮上所有人的不支持。一切的一切,都令趙樂苦不堪言。就在那時,趙樂下了一個決定。

  他要把一切帶往地獄,無論是戲班子,還是整個鎮上的人。

  趙樂先後殺了戲班子裡頭的所有團員,手法之殘忍令人髮指。然而這樣不夠,最後,他更讓赤桐鎮陷入一片火海。全鎮數百條人命,一夜之間,都被趙樂屠殺殆盡。

  最後,趙樂自己也走上了絕路。在警方將他逮捕之前,趙樂服下劇毒,數秒的掙扎,他便離開人世。

  而在趙樂寄信給我的那天,正好就是他的頭七。

  事情聽到這,我渾身發起抖來,完全不敢相信那天所見的一切。不管一開始歡笑的部分、還是最後痛苦的部分,那都讓人難以忍受。

  回到赤桐鎮,原來古色古香的街道,只剩焦黑的斷垣殘壁,以及難以透過氣的滿滿愁思。

  離開前,我給此地找了一名法師,希望能安撫此地尚未安息的生靈。至於趙樂……

  ……我自己特別給他上了三炷香。

 


 ◆            ◆

 

個人最詳盡的作品全在「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michael785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S.網路小說工作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