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乳巷,雖然美名如此,彷彿是一條為了男人而生的巷名,但實際上,那只是一條普通不過的狹小巷子而已。

  一個人走過就略嫌窄小,若再迎面而來一位婀娜多姿的小姐,無論是要強行從旁穿過、或是禮讓對方先行,彼此肢體上的觸碰總免不了一陣尷尬。這種情況下,因為爽的大都是男人,故此類窄巷便獲其名。

  然而,雖說有時可碰上對面走來的好康,不過……

  ──惡夢,卻也可能緊隨在後……

◆            ◆

  「啊……已經這麼晚啦?」抬頭望著昏暗的天空,銀盤狀的月亮朦朦朧朧,我不自覺如此苦笑。加班之故,最近一直避不過披星戴月的生活。可是,今天比較不同,我得早點趕回家才行。

  為了我那前世情人──也就是家裡可愛的小女兒五歲生日,沒有父親在旁陪伴怎麼行呢?看看手中的藍莓蛋糕,她最喜歡的口味,我不禁窩心的笑了笑。

  事到如今,只能走捷徑了,要是繼續在人行道上散步,天曉得到家已經幾點了?我看準街邊的小巷之後,想都沒想便拐了進去。

  塗鴉、垃圾、以及地雷似的排泄物,之所以不喜歡走小巷的原因就在於此,但為了可愛的女兒,弄髒自己的鞋底又有何妨?就連嗅聞那腐臭的水溝味兒,我也甘之如飴。

  哼著小調前進,在這幾乎沒有光源的地方若不這麼做,肯定會得幽閉恐懼症!看看手錶、再看看前方,大概再走個十分鐘左右我便能脫離苦海。只不過,正當我慶幸自己即將看見女兒高興的笑臉時,忽然被一人出聲打斷。

  「──快一點,好嗎?」

  從粗啞的嗓音判斷,應是一名中年男子,我微微轉頭往後看去,只見一名身穿棕色大衣的龐大身軀跟在後頭,帽沿壓得老低,使得臉部只能看到一片漆黑。見我遲疑了一下,他又立刻不耐煩的催促道:

  「快一點,好嗎?」

  原本我想讓他先行過去,但現在兩邊牆壁的寬度只能勉強容納一人。也罷,既然如此,那我就走快一點吧!反正我也在趕時間。

  提起腳步,我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可是沒有多久,那惹人嫌惡的聲音再度傳來。

  「快一點,好嗎?」

  ……真是,從沒見過這麼沒有禮貌的傢伙!要不是我家那顆掌上明珠生日,不然我早就一拳揮過去了!可是,他要真有急事,耽誤到了也不是太好。於是我便走得更快……不,瞧我現在的速度,簡直就跟小跑步沒有兩樣了吧?

  只不過,背後的傢伙卻像個任性的小孩一樣,依舊故我的嘮叨著「快一點,好嗎?」、「快一點,好吧?」。我越想越氣,很好,要是你真想要我快,我就快給你看!不說還不知道,高中時我可是短跑比賽的記錄保持者呢!

  提起腿,我立刻拔腿狂奔,即便早已三十餘歲,但雙腿的爆發力並沒有因此衰弱多少。

  然而,正當我自得意滿時,那道煩人的聲音又出現了。

  「快一點,好嗎?」

  比起剛才,男人這一次的嗓音更加冰冷無比……可是不對呀!在奔跑中,為什麼後頭那個傢伙還能如此平順的說話?從他的語氣,我甚至無法感覺他的身體有任何晃動,彷彿就像輕飄在空中那般。

  是錯覺嗎?我的心底湧起一股莫名的恐懼感,總覺得男人冰涼的氣息就在我的背脊後,一吸、一吐、一吸、一吐……

  「──快一點,好嗎?」

  「你很煩耶!我這不就在快……」

  正當我憤怒的轉過頭時,我徹底愣住了。

  原本跟在背後的高大身影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團高聳如牆的黑紫肉泥。不同的五官、不同的手腳,那東西就像將數十打人類橫七豎八的拼湊在一起,形成了現在這副駭人模樣。我甚至可以聞到生肉腐爛的氣味……不,牠的氣味還要更加可怕百倍!

  「……快一點,好嗎?」

  牠又說了一遍,聲音變調,那嗓音已不像人類所有,而像電影中的鬼怪!還沒尖叫,我趕忙狂奔了起來!

  不管對方是什麼東西,我只有一個念頭──逃!

  我一邊跑,一邊回過頭去看那隻龐然大物。只見牠那數條手腳緊抓著地板以及牆壁往前推進,雖然怪異,但動作卻非常迅速。

  忽然一個不小心,我手中的蛋糕掉了下去,正當想回去撿時已經來不及了──怪物身上的數張大嘴齊張,連同包裝盒一同吃下!混帳,那可是我寶貝女兒的生日蛋糕呀!

  而且不僅如此,怪事越來越多。明明出口近在眼前,我卻怎麼也搆不著,只能不斷巴望著無法前進的出口拼命逃亡。我不能停下,我還要回去看那可愛的女兒,絕對不能停下!

  ──但,怪事並沒有停止。

  後方的怪物緊追不捨、前方的出口無法觸及。但這樣還不夠,現在,就連兩邊的牆壁也開始作祟!

  原本這條巷子就不是那麼寬廣,但隨著時間經過,巷子便愈發狹窄了起來。漸漸的,它們已經窄到可以磨擦我的雙肩,逼得我只能側著身體繼續奔跑。不過怪物的速度並不會因此減緩,反而越來越快!

  怎麼辦?怎麼辦?停下腳步可能會慘死於怪物口中,但繼續前進卻也會被牆壁壓成肉餅……可是,要逃,也只有這條路可逃啊!

  「該死、該死、該死……呃?」

  ……怎麼了?

  焦急的我再也無法前進,原因只有一個──牆壁已經窄到如同一條細縫。

  我仍不死心,就算是鑽,我也要想辦法鑽出去!我還有家人,今天甚至是我女兒的生日啊!我要出去,出去!

  「……畜牲啊──!」

  ──就在手伸出細縫的一瞬間,眼前已是一片昏黑,再加上壟罩全身的爛肉腥味……

◆            ◆

  「咕嘟……」

  牆與牆的接縫處,忽地湧流出一股昏紅色的黏液。順著細縫,它緩緩流淌,行經幾處迸生而出的雜草,直到染紅地面的水窪。

  突然間,一只手套自牆中生出!

  不只如此。帽子、長褲、大衣……它們自牆壁的細縫一一生出,且被隨興的扔至地面,像是有一個隱形人把它們全都拉了出來似的。

  下一秒,它們又有了動作。被看不見的力量所牽引,它們紛紛被穿套而起,至於那名穿衣者,就像空氣一般,完全見不著他的身軀。

  待衣裝整理完畢,那怪人又回望了牆壁一眼。正確來說,他正看著那條仍在泛流紅液的細縫。

  「──快一點,好嗎?」

 


 ◆            ◆

 

個人最詳盡的作品全在「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michael785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S.網路小說工作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