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剛開部落格,多有不足,還請包含。

  阿明走了,踏上一條再也不復返的旅程。

  望著他空空如也的座位,一抹熱淚不自覺落下。還有滿腔酸苦的哀愁。

  對不起,阿明……對不起……

  ……對不起,只有我活了下來……

 

◆            ◆

 

  阿明是我的至交好友,從國小開始直到現在,同班近十年的友情正如一堵厚牆,堅不可摧。和他永遠在一起打鬧,我認為,這就是上天之所以賦予我們如此緣份之故。

  雖然在他人的眼中,我們是以「損友」的形式存在著,一個帶壞另一個,彼此輪流作亂……實際上,也真是如此。

  從抽菸到飆車,以師長的眼光來看,我們無惡不作。但事實上,我們純粹是想挑戰自我的極限,想測試自己的能耐到底有何等境界。打架,我們二打二十,兩個人嘗試當葉問的快感;飆車,我們不戴安全帽,兩人分別以偷來的贓車在市區競速,測試自己看車的眼光、飆車的技術,一嘗鬼塚英吉般的精神。

  也正因為我們倆的胡作非為,在這區域中,我與阿明的名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瘋狗兄弟」指得正是我們二位。

  仗著一股傻勁與瘋狂,我們出入生死危機不知道幾回,總是毫髮無傷。那時,我相信這是上天賜與得堅固緣份,使我們能存活至今。

  但,我到現在才了解,原來上天所提供的緣分,似乎也有其界限。

  那天晚上,我們就像往常一樣,用偷到手的酷龍馳騁於馬路上。不戴安全帽、酒駕、超速、蛇行、危險駕駛、公共危險──任何想得到的罪名都一一浮現,但那又如何?畢竟我們都犯過,也都沒出什麼大事。畢竟,我們都還未成年。

  「快!阿明,再快一點!哈哈哈哈哈哈!」在後座,我高聲狂笑,催促阿明繼續轉動油門。只聽排氣管一聲轟隆,我們以更快的速度向前飆去,令一台為了閃避我們的轎車衝上人行道。

  「笨──蛋──!」看著後頭的慘狀,我給下如此評論。

  「看,我還會這一招喔!」阿明一邊高喊,一邊催動油門。一股高速爆衝而出,那速度幾乎讓前輪浮了起來。

  「讚!太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大笑道,還興奮得在後座跳來跳去,絲毫不擔心機車是否會因為這樣而摔出去。

  然而,就在我們準備往右拐時,忽然迎面而來一輛砂石車。

  我不知道接下來出了什麼事,只知道那刺眼的強光使我睜不開雙眼。

  ──接著,一切便陷入黑暗。

 

◆            ◆

 

  再度睜眼,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我躺在自家的床上,身邊沒有半個人。看看時鐘,我的爸媽應該是去上班了,空蕩無人。就跟平常一樣。

  看看自己,即使出了大事,身上依然不見半點傷痕。就跟平常一樣。

  遲到,這回事當然就跟平常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在我進教室前所聽到的事情。

  「……同學因為車禍去世,希望大家能藉這個機會學到一些事情。當然,也希望各位同學能原諒他,以及他活下來的朋友……無論是任何事。因為,我相信他的朋友也不怎麼好受。那麼,今天我也不上課了,請你們自習,並且好好想想。」

  鐵門拉開,老師自裡頭走了出來。滿面嚴肅的他才剛出教室沒多久,馬上老淚縱橫。問題是──是誰去世了?

  「老師、老師,請問一下……」但,他並沒有替我解答什麼。他獨自一人哀傷得嚎啕大哭,並往廁所走去。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不跟我說?

  我馬上走進教室,裡頭充斥著沉重的氣氛。有人滿臉鐵青、有人低聲啜泣、甚至有人自顧自的看著書,彷彿想裝做什麼事都不知道。不過,我看得出來,那種人的雙手發著抖,像隨時會把書給撕破一般。

  原本想問到底發生什麼事,但放眼一望,我便了解發生什麼事。

  今天,有兩個人的座位空著。一個是還沒就坐的我,另一個則是……

  ──阿明。

  ……是嗎?原來是這樣嗎?車禍去世的,原來就是阿明嗎?

  我說不出半個字,嗓子像是完全啞了一般,眼淚更是源源不絕滾落而下。就跟其他人一樣。

  可是,突然失去阿明這麼一個至交好友,就像是硬生生把我的胸口掏空一般。

  ……對不起,阿明,對不起!只有我一個人活下來,真的……真的很對不……

  「唰啦!」一聲,門拉了開來。

  下一秒,我啞口無言。

  一人自門外走來,身上裹著層層白紗,鼻青臉腫的模樣更顯可笑──他……他不就是阿明嗎?

  「阿明,原來你還活著!」我藏不住內心的狂喜,大叫出聲。正當我要衝過去給他一個能掐斷肋骨的擁抱時,有人比我衝得更快。

  阿明的女友緊抱著他,淚水一滴滴灑落在他右手的石膏上。只見阿明不好意思的臉紅了起來。呵,這樣也好,給男人抱,總比給女人抱還要好太多了。

  接著,班上一個個同學都湊了過來,關心著阿明的傷勢。真是,看他受傷就給他那麼多關心,嘿,我也可是出車禍的其中一人呀!這樣會不會太不公……

  ……等一下,老師不是剛說,有人出車禍嗎?

  望著眼前的景象,我開始惶恐不安。受到關心的阿明雖然不好意思,但臉上卻難藏憂愁與憔悴,淚痕甚至尚未乾去。

  「謝謝大家關心,不過,我……」他放開女友,望著我的方向……不,他似乎是望著我座位的……方向?

  不,不可能,我……我明明……

  但,我卻無法阻止阿明繼續說下去。

  「……我最好的朋友發生這種事,真的不太能對自己的存活感到慶幸……我們原本說好要一起打鬧一輩子的,可是……卻……」他面帶感傷、語氣沉重,那段話彷彿像一記鐵鎚,朝我的腦袋狠狠搥下。

  阿明接著又說了什麼,我已經完全聽不見,世界就像完全喪失了聲音。緊接著,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子啊……

  ──去世的不是阿明,是我嗎?

 


 ◆            ◆

 

個人最詳盡的作品全在「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michael785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S.網路小說工作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老爺
  • 寫的不錯喔
  • michael78529
  • 喔喔, 感謝. 不知道為什麼, 這一篇的內容滿多人喜歡的. (是因為標題的關係嗎?) 0w0"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