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式的公寓往往都沒有四樓的標示,即使實際數來的確有第四樓,但那平常都以五樓來標示之。

  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中國人傳統的迷信之一,認為「四」這個字的發音與「死」接近,所以經常性的跳過四這個數字。

  而我最近所租的房子,就位在一棟老舊五樓式公寓上的六樓。

 

◆            ◆

 

  工作需求,我不得不立刻在公司附近找到住所,但好死不死的是,較新的公寓套房大都有人租久,唯獨小巷內一棟舊公寓的套房乏人問津。事到如此,我似乎也沒有選擇的餘地,至少,這裡還有電梯。

  從前,只要沒到五樓的建築就不被允許安裝電梯。這個規定就算到了現在,好像也依然存在著。管他,我又不是搞建築設計的。

  「來,這是你的鑰匙……」

  望著房東先生……不,應該已經算是房東爺爺了。看著他如梅干般滿是皺紋的臉,就可以大至推測這棟公寓的歲數──我敢打賭,它應該也可以做我的爺爺。

  不過,實際上住起來比想像中的還要舒適。

  大概是沒有多少人住在這的關係,整棟公寓在晚上不會像其他地方鬧哄哄,反而帶著無比的靜謐。除了一點點漏水、牆壁一點點的龜裂、還有一點點的霉味。其他東西大抵來講,都比我幻想的還好多了。起碼,這裡的熱水並不會忽冷忽熱。

  可是,這裡還存在著其他問題。

  如你所見,我人住在公寓的頂樓,上下樓只得依靠電梯。畢竟對我來說,走樓梯只會造成不必要的痠痛,與浪費時間。

  然而每一次,當我搭電梯時,總會給我莫名其妙的異樣感。

  在那狹窄的鐵盒子中,除了出入的門口,三面牆壁上均各裝上了一面方正的大鏡子,除此之外,就只剩下一份老舊的氣味、和不曾改變的塗鴉與廣告傳單。

  站在裡頭,左右兩邊的鏡子映照出無限的自己。那種感覺相當詭異,彷彿只要一直往不斷延伸的盡頭看去,就會發現某種駭人的景象一樣。所以,每當我搭乘電梯時,總會站在最為中間的位子與兩邊保持距離。至於照著鏡子打理自己……我想,還是免了吧。

  另外還有一件怪事。就是在電梯的指示從三樓轉為五樓時,那一瞬間,一股莫名的寒意就會橫掃我的背脊,使我頭皮發毛。是心理作用的關係嗎?說實在話,那種感覺非常不舒服。照著鏡子梳妝打理,下回再說。

  然而,就在某一個晚上,我心中的不安竟然變成了事實。

 

◆           ◆

 

  加班之故,那天晚上,我很晚才回到住處。連續加班三、四個小時卻沒有半毛錢可拿,這便是菜鳥一直以來的痛。

  拖著沉重的雙腳與一身倦怠,我緩緩走上樓梯,並在第一時間按下電梯鈕。等等可真要好好洗個澡,並直接大睡特睡才可以。

  「叮──」一聲,兩道鐵門發出苟延殘喘一般的摩擦聲往左右方緩緩滑開。我走入電梯,熟練的按下自己所住得六樓。正要按下關門之際,只見一名矮胖的中年男子慌慌張張跑了過來,且一邊對我喊著:

  「等等、等等!」

  我不是冷血的一類人。連忙停下正要合起的鐵門,讓對方能夠進入電梯。

  「呼……幸好,終於趕上了……」男子喘著氣說道。看他臉色如此蒼白,想必方才一定跑到渾身虛脫。是在忙什麼嗎?這麼趕。

  「先生,你沒事吧?臉色挺難看的。」

  「喔?還好、還好……呼……謝謝你的關心啊。還有電梯。」

  「不,不會。」

  「請問到幾樓?」

  「啊,我來就好,謝謝。」

  我讓至一旁,讓他有足夠的空間走到按鈕前。只見他摸索一陣後,五樓的按鈕隨之亮起。真奇怪,這點小事跟我說一聲不就得了?他大概是屬於那種任何事都親力親為的傢伙吧。

  整座電梯先是微微抖了一下,一股由上至下得力量開始壓迫著我們兩人,隨後,一切又歸於平穩,只剩下機器運轉的嗡嗡聲。

  是因為載了兩個人的關係嗎?總覺得一吸一吐之間都有些困難,彷彿被人擠壓著胸口一樣。不過,周圍卻籠罩著異常的寒冷……這老電梯最近裝了空調系統不成?

  就在不經意間,我往那男人的方向瞥了一下──猛然傻眼。

  那無限映照出身影的兩面鏡子本該只有我與男人重疊的影像才對,然而卻在此時,鏡子中竟呈現爆滿的狀態,但不管其中塞著誰,我沒有半個人認識。可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座電梯,應該只有我和那男人才對啊?他們到底是誰?

  我沒有因此驚慌失措,遇到這種現象,第一時間就是要保持冷靜,裝做自己什麼也不知道就對了!我偷偷瞄著靜中的景像,眨了眨眼,鏡子裡每一個人的身影都是如此真實無比,但在現實中,我依然只看見自己與身旁的男人罷了。

  細看這些傢伙,一個個目光呆滯,凝望著出口滿是塗鴉的兩片鐵門。他們五官時而清晰、時而朦朧,且臉色鐵青,身形恍如虛無飄渺一般,一碰即散。此時我開始在想,自已能否穿過他們前進?不過,心中的顫慄告訴我,還是別輕舉妄動為妙。

  ……不知道那個男人是否發現了,這裡弔詭的情況?

  我抬頭看了一下樓層標示,已經到了三樓。也就是說,再過兩層樓,我便可以脫離目前的困境……比起那樣,我似乎直接在五樓和那男人一出去會比較好些。這時候,不能再抱怨樓梯這東西有多麼煩人了。

  「叮──」

  原本輕脆的聲響,如今聽來卻帶了點淒涼。男人率先走了出去,我也想隨之跟上。不過,正當我要邁出步伐時,腳步猛然停下。

  我愣愣望著前方,半晌說不出話來。

  ──原本不見實體的人影一一在出口外浮現,尾隨前方男人的腳步,他們一個跟著一個,緩緩走了出去。對於電梯裡頭瞠目結舌的我,他們不屑一顧。

  至於他們會走到哪?我不知道。外頭是一片漆黑,帶著陰森的寒風,與細微的哀嚎。

  電梯門再度關起。我雙腿一軟,整個人癱坐在地上,全身顫抖不已。

  「叮──」的一聲,到達六樓的鳴聲讓我嚇了一跳。當電梯門一開,我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趕忙走到自家門口、掏出鑰匙。我的雙手不斷發著抖,有好幾次都對不到那該死的鑰匙孔。

  ……可是,為什麼就算我對到了,門還是依然開不起來?我大聲唸誦佛經,但這門怎麼就是無法轉開。

  直到過了幾分鐘,稍微冷靜了點後。我才鼓起勇氣,環顧一下四周有無異狀。然後,我的視線停在牆上。

  上頭的數字顯示,這層並不是我所住的六樓。

  這裡,還只是五樓而已。

  ──那,剛剛那群不像活人的傢伙,究竟在哪一層樓出去的?

 

◆          ◆

 

  我沒有把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就在那天晚上,我連忙收拾好所有家當,等到隔天一大早,我便直接搬了出去。

  這回,我不坐電梯。

 


 ◆            ◆

 

個人最詳盡的作品全在「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michael785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S.網路小說工作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