緩慢、交疊、又帶點調皮的節拍,然而在苦笑一般的嗓音中,卻唱著最為哀傷的字詞。隨著音樂起起落落,聽者的靈魂也為之放鬆、糾結、放鬆、糾結……

  然後,子彈上了膛。喀嚓。

  一聲悶響劃破。

  靈魂遍灑,在堆積如山的皮鞋上。

  鞋油黑膩的氣味兒中,點綴著最為哀傷顫紅。

  ──血一般的淚、血一般的苦痛。

 

◆            ◆

 

  「咕嘟……」喬絲吞了吞口水,手上的黑色圓盤遲遲不敢放手。就算打從心底不怎麼相信謠言,但在面臨抉擇的關頭時,那被她不屑一顧的謠言卻又紛紛湧現,一個個打擊她的意志。

  直到最後,身為警官的責任感才迫使她做出選擇。

  黑膠唱片被放了上去,跟著旋轉中的唱盤一起轉動,唱片上與年輪相像的紋路,此時看上去倒與漩渦無異。然而,當提起唱針時,她又開始猶疑不定了。

  沒有辦法,這不是普通的唱片。

  「黑色星期天」,一九三六年由萊索.塞萊什所譜寫創作。塞萊什是一位自學成才的作曲家,但因為沒接受過正式的音樂教育,自他一八九九年出生開始,賽萊什根本沒有任何驚天動地的曲子。

  但這個現象直到一九三六年才開始改觀……或許該說,一九三六年不僅改變了塞萊什,更改變了其他許許多多的人。

  而改變的契機,正是這首「黑色星期天」。

  據傳,賽萊什與其女友分手後內心滿是陰鬱與憂傷,兩週後的星期天,因一句自嘆「多麼憂鬱的星期天呀!」,隨即文思泉湧,三十分鐘內便完成了這首黑色星期天。接下來的一個月內,他終於替自己找到一位肯出版其曲的音樂出版商。

  有人說,靈感,是上帝贈予的禮物。可是,贈送這首黑色星期天的絕對不是上帝。

  這首歌,大概是死神對人類所開的小小玩笑吧?

  一開始,黑色星期天並沒有照成任何流行,一個知名度不高的作曲家能有多少人氣?這是可想而知的。但在市面上流通好一段時間後,黑色星期天才以截然不同的身姿躍然於世。

  ──自殺,而且是數以百計。

  製鞋匠,喬瑟夫.凱勒爾,是第一名犧牲者,四散的碎塊與紅污滿濺房內,且在死後幾天才被發現,其臭味之可怕可想而知。而在他所僅存的一封遺書中,留有一段黑色星期天的歌詞。

  而這,只是個開始。

  二戰那幾年間,是個悲傷拂上世界的年代,黑色星期天一曲更加擴大了人們心中的陰影。服毒、跳樓、上吊、舉槍自盡、投河自盡、甚至是自發性的心臟病,一切都與黑色星期天有關。

  無論你是聆聽、抄寫樂譜、或者輕哼它的旋律,大都難逃自殺一途。聽起來雖然荒謬,但這些自殺案件卻永遠無法與黑色星期天脫離關係。畢竟,那一年,匈牙利的自殺數目可是居於世界之首。

  終於,由英國的BBC電台開始,美國與其他歐洲等國也一同跟進──禁播黑色星期天一曲,並且聯合抵制,將其原版歌曲銷毀。

  只是,喬絲萬萬沒想到,她竟然能在一家舊貨店找到黑色星期天的黑膠唱片!還只用了二十五分錢而已!

  「……不過,那時候不是還沒有黑膠唱片嗎?」

  黑膠唱片在一九四八年才被用來記錄音樂,在此之前都是用錄音帶才對,不是嗎?她在買的時候,老闆還特別拍胸脯保證一定是正版貨呢……

  「嗯──也許,只是個騙錢的假貨吧?」喬絲略帶失望的嘆道。原本,她只是對黑色星期天引發的數百起自殺案件有興趣而已,但才開始沒多久就受騙,這證明她也不過還是個菜鳥吧。

  被一個舊貨店老闆耍得團團轉……這樣一想,她還真像個傻蛋一樣。

  「……算了,就讓我聽聽看你這裡面究竟是什麼吧!」

  輕輕放下唱針,她毫不猶豫。

  首先,是一段無聲的寂靜,帶點稀薄的雜聲,數秒後,旋律才緩緩響起。

  鋼琴聲清脆,但卻拖著毫無生氣的節奏;中年男性的嗓音輕唱而出,雖然輕快,卻挾帶著了無生機的詞句。兩者彼此交疊、融合,雖不像某些歌曲能立刻吸引人們注意,不過,越是聽下去,越是令人著迷其中、無法自拔。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她已經忘記自己聆聽的初衷。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整個空間,已逐漸爬滿憂愁。

  是心理作用嗎?重複交疊的旋律散發不詳,恍如游離四處的鬼魅;嗓因顫抖,好似墓地角落中的竊竊私語。節奏弔詭,屋內的陰影為之晃動、蔓延,如同感染病一樣,逐漸墨染整個空間。

  等喬絲驚醒時,眼前僅剩黑白二色。

  「這……這是怎麼回事?」她連忙起身,看看手錶,她已經足足呆坐了一個小時,但她卻渾然不知。

  而且更讓她意外的,是那音樂並未停止。這並不算正常現象。

  再者,現在入耳的曲風,與她一開始所入耳的完全不同。喬絲不是很懂音樂的女孩,但她卻完全能理解曲子中挾帶而出的感傷悲愴,猶如一條條線鋸,緩慢切割她的中樞神經,令其不禁感到害怕與驚慌。

  那緩緩增強的節奏,像是沉重的腳步聲,一次又一次敲打她脆弱的內心;歌聲不再美好,低語如同磨擦著的砂紙,一次又一次刺痛她軟弱的自信。

  抒情的歌詞?此時聽來,與詛咒無異。

  不知不覺間,喬絲緩緩拔出腰間的配槍。她可不想這麼幹。

  「等、等一下……我怎麼……」

  她又驚又怕,然而全身卻不聽從她的命令。除了無力的顫抖外,無形中似乎更有著來自外界的強大力量,迫使她做出一切不情願的動作。

  左輪手槍早已上好膛,拇指緩緩挑下板機,而槍管卻正對著自己的眉心。望著眼前,喬絲能想像槍管內的子彈是如何置於彈槽內,等等擊發的瞬間,子彈會是如何透過火藥的爆發衝射而出、如何順著膛線旋轉──然後,如何從雙眉間鑽入頭殼中、如何迸發出絕望的深紅。

  「不……拜託,不要……」她淚流滿面,一名弱小的女子除了活命,還能祈求什麼?

  特別是對自己不聽命令的右手。

  就像她所想像的一樣,只聽一聲轟然。

  同時,眼前迎來永遠的景色。

  ──由紅至黑,然後,定格。

 

◆            ◆

 

  「黑色星期天……我的時間在沉睡……」

  老人低聲哼著,心情愉悅。

  「親愛的,我生活在無數暗影中……白色的小花無法喚醒妳……」

  他輕輕拿起黑膠唱片,仔細欣賞上頭規律的同心圓紋路。

  「黑色的悲傷轎車載著妳……天使們將不會回顧妳……」

  看了幾眼後,他又輕輕放下,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

  「他們是不是因我想加入妳而憤怒?絕望的星期天……」

  老人緩緩站起,走到低矮的木櫃前,先張望周圍一翻後,才小心翼翼打開右側的暗門。

  「星期天是絕望的……我和暗影一起將它結束……」

  旋即,他從中拿出一口陳舊灰暗的木盒。

  「我和自己的心臟都相信這是終結……這裡的鮮花和祈禱文很快便會悲傷……」

  在打開木盒之前,老人又看了周圍一次。即使身旁止堆著如山一般的雜貨,他還是不敢輕易放鬆。

  「我知道……得讓它們不再哭泣……」

  輕輕打開,木盒中鋪著暗紅色的軟墊,而靜靜躺在上頭的,是一捲看似年代久遠的錄音帶。

  「讓它們知道我很高興離開……死亡不是夢……」

  就像看著黑膠唱片一樣,這次,老人以更為熱情的眼神看著手中的錄音帶,喉嚨中滿是讚嘆與感動。

  「因為我在死亡中愛撫著妳……在靈魂最後的呼吸中祝福妳……」

  對他來說,唯有這捲錄音帶是特別的。

  「黑色星期天……夢中……」

  數十年前,各大國家聯合抵制黑色星期天的流通,將一切記有黑色星期天的錄音帶銷毀殆盡。

  「我不只在夢中……我醒來並且尋找著妳……」

  只不過,它並不會輕易就此消失。

  「我的心臟陷入深沉的睡眠……親愛的……」

  黑色星期天,曾經奪走上百條人命的歌曲。

  「心上人我希望我的夢不會讓妳困擾……我的心將告訴妳我有多麼想妳……」

  它所蘊含的威脅,區區人類如何將其消滅?

  「……黑色星期天……」

  畢竟,這首歌,可是死神對人類所開的小小玩笑呀!

 


 ◆            ◆

 

個人最詳盡的作品全在「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michael785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S.網路小說工作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