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雨迷濛,那沙沙地聲響,就像老天爺如女孩般輕輕啜泣。

  但當雨過天晴、艷陽照下,你便可以輕易看見──

  ──那七彩的大道,橫亙在遙遠的天邊……

 

◆            ◆

 

  自小,我便與彩虹結下了不解之緣。

  大概五歲時,我親眼目睹自己酗酒的父親暴斃在沙發上。

  那時,正是飄著細雨的午後。而當我的母親發現遺體且驚聲尖叫時,外頭赫然放晴。就在那延展於窗外的彩虹上,父親半透明的身影緩緩走過上頭。

  八歲的時候,又是個輕飄細雨的日子。不過,這天是一大清早。我牽著爺爺粗糙的大手,興高采烈的與他出去散步。

  不過,就在步出大門的剎那間,他一個踩空,整個人往後一仰、摔倒在地。被其牽著的我也難以倖免。只是,天真無邪的我卻大笑出聲。

  原以為這是平常愛搞怪的爺爺所策劃,可是倒在地上的他卻突然一動也不動,後腦勺上的稀疏白髮,滲出一絲絲的鮮紅。

  當鄰居發現我們時,我也看到了。

  後山架起一道彩虹,爺爺乾瘦的身影悠悠晃了過去,頭也不回。

  兩個月後,在病床上沉沉睡去的奶奶,也走上了彩紅。

  發生車禍的叔叔。

  消失在海裡的表弟。

  用繩圈掛著脖子的阿姨。

  舅舅。

  堂哥。

  伯父。

  ──當然,也包括孤身一人拉拔我長大的母親。

  每一有人離開我的身邊,必定會在彩虹上看見他們。但,無論我怎麼呼喊,他們從不看我一眼。

  兩眼茫然,彷彿在面前,有更加美好的東西,吸引著他們不得不去注意。

  ……不過,彩虹的對面會有什麼?

  從小,我們就知道,彩虹不過只是純粹的光學現象之一,當光經過不同介質時,便有可能產生反射或折射的現象,且會依不同的顏色往不同的角度繼續前行,進而產生出彩虹;從三稜鏡的實驗裡,更證明了這個理論的無懈可擊。

  只是,卻沒有半個理論可以解釋──為什麼彩虹上有人。

  我提過這個問題,只要有人開始談論彩虹,不管對方是誰,我都會提出。然而,永遠只換來一頓嘲笑,或「你腦筋沒問題吧?」之類的冷言冷語。

  時間一久,任誰都會對此倍感倦怠。

  可是,我的狀況卻依然持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能看見的越來越「多」。

  除了親人之外,我開始看見熟識的友人行走在彩虹上、寵物、隔壁鄰居、甚至是不曾見過的陌生人。

  雖然沒有理論可以解釋為什麼人能行走於彩虹之上,但,這個現象卻可以對我解釋,世界上又少了一人。

  他們去了哪裡?我不知道。

  ──我永遠都不知道。

  只不過,我知道一件事情。想要看見彩虹,從高處來看,是最為清楚的。

  我微微一笑,脫下自己的球鞋扔到一旁,並望著下方的車水馬龍。

  呵……看看他們,漫無目的得穿梭於大街上,永遠不知道自己真正的人生意義究竟何在。可是,我跟他們不同。

  我知道自己生存於世界上的唯一使命。

  為什麼只有我看得到這種現象?世界上幾億人口,為什麼就只有我?

  原因,其實相當簡單。

  因為──我活著,就是為了「探尋」的使命而存在。

  忽然間,我的眼前為之一亮,逼得我不得不開始踏出腳步。

  ──七彩的道路在我面前延伸,直到那一望無際的藍天白雲之中。

 

◆            ◆

 

  「媽咪──妳看、妳看!」一名年約五歲的小女孩用力扯著其母親的衣角,直到她將注意力放到女孩身上。

  「怎麼了,小公主?」

  「妳看,天空上的彩虹!」

  「嗯……」順著女孩的手指看去,果然看見一道壯觀的彩虹掛在不遠處。母親咧嘴微笑道:

  「是啊,彩虹很漂亮吧?」

  「嗯!可是,還有喔!」

  「還有?」

  「妳看,彩虹上面啊!」看女孩喊得如此熱情,其母不明所以。在那天空中,除了彩虹,還會有什麼?鳥?飛機?她都沒有瞧見。

  「小公主,妳看到了什麼啦?」

  「媽咪,妳看不見嗎?就在彩虹上呀!」女孩興奮的喊道:

  「──有一個天使哥哥耶!」

 

 ◆            ◆

 

個人最詳盡的作品全在「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michael78529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E.S.網路小說工作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