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男人擁有自己的第一輛車後,追求速度,儼然成為一種責任。

  我是在大三那年終於存夠錢,買下第一輛屬於自己的機車。

  在這個時代,唯有打檔車才能完美展現男人專屬的狂野與氣魄,而在我的交友圈裡更是如此。只要你騎塑膠車,馬上就會被笑成不夠Man的死娘砲。塑膠車適合女人去騎,我們一致認為。

  所以,當時我便鐵了心,將所有儲蓄全砸了進去,買下一輛外型仿競速賽車的打檔車。

  一開始,那不同於塑膠車的操控方式完全讓我吃足了骨頭,光是一開始的入檔、催油門便折騰了我將近一個小時,更不用說後面換檔與行進的操作了。

  有好幾次,我都打從心底認為自己只是個容易受人影響的蠢蛋,然而等到習慣之後,先前的憂愁頓時一掃而空。

  騎在機車上,那種比搭11號公車還要優越的神情怎麼也藏不住,當後頭再載一個緊摟著自己的女孩時,更是讓人興奮的直發抖。

  而最讓人為之期待的,就是「夜衝」這項緊張刺激的活動了。

  馳騁在夜晚的山路上,那與晚風競速的快感直教人血脈噴張,每當我俐落的轉過一個彎道,更是使我對此欲罷不能。

  我們一夥人浩浩蕩蕩地在山路間喧鬧咆哮,就在今晚,整座山已被我們通通包下!

  「今天還是一樣很熱鬧呀!」我對著領頭的好友──阿風,如此大聲喊道。

  「是啊!這是一定要的啦!呦呼──!」阿風油門一催,以更快的速度往前衝去、高聲歡呼。這就是阿風。

  為人豪邁爽快、騎車精湛無比,對於附近的大小山路更是熟稔不已,這就是為什麼車隊領頭總給阿風擔任地原因。每當他一聲令下,我們這群朋友就必會赴湯蹈火、在所不惜,無論是聯誼還是夜衝,總是如此。

  這光景一直到發生那件事後,瞬間變得黯淡無光。

  就在那天深夜,我接到了阿風出事的消息……

 

◆            ◆

 

  那一天,因為報告之故,所以我無心陪同阿風夜衝。但沒想到就在報告完成之際,卻接到來自朋友的噩耗。

  「什麼?你說阿風出車禍?」從電話那頭傳來的內容使我不敢置信,畢竟騎車最為優秀的他要出事,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即使如此,它還是發生了。

  就在數分鐘後,我便趕往阿風所在的醫院。到院時仍他處於危險期,所以我無法輕易的進入探訪,只知道他全身嚴重撕裂傷外加骨折,意識甚至陷入昏睡,教人替他擔心不已。

  「該死,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見到與之同行的友人,我忍不住滿腔的怒火,就這樣批頭直問:

  「從大一到現在,別說車禍了,阿風就連壘殘的記錄都沒有過。但今天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我到現在都沒辦法相信!」

  但,對於我的憤怒,卻只換來每個人的沉默。與阿風一同夜衝的八個人,沒有半個能說出原因。

  「喂,說話啊!今天可是阿風出事了,你們卻愣在那邊做什麼?難道都沒有人知道當時的情況嗎!」

  他們彼此看了一下,臉色一個比一個還要難看。直到最後,才終於有人回答了我的問題。

  「……紅影的關係……」

  此話一出,令在場所有人不禁渾身發抖,唯獨我一臉茫然。

  「小德,你在說什麼蠢話?」看著那臉色鐵青的高個子,我問。

  「你一個月前才買車,當然不知道了。紅影是霸踞學校後山上的神秘人物,就是因為他,風哥才會出事。」

  小德的一番話,讓我想起一則關於學校後山的傳說。

  說起學校後山,對跑山高手來說,無一不認為那是條險路。高低起伏的落差大、加上好幾處角度不小的彎道,沒有人敢在那條路上將油門催到底,相傳只有一個人膽敢這麼做──那就是紅影。

  沒有人知道紅影從何而來。一身黑皮衣配上紅色全罩安全帽,跨騎著血一般艷紅的仿賽檔車,一催起油門,排氣管的怒吼據說足以撼動整座山。有時,人們能從山腳下聽見一聲聲近乎於閃電的雷聲,但你看不見電光,只會看到一條紅色的光影如流星般掠過,消失在山中的黑暗。

  那就是紅影,傳說中的跑山高手。

  ……然而,這只是一個可笑的傳說而已,因為根本沒有人能夠替它證實!

  「我聽你在放屁,那只是一個故事,不是嗎?」

  「那才不是故事!」小德怒吼道:

  「他真的存在,我們就真的碰上了!」

  「據說碰上紅影的人沒半個回得來,可是我卻只看到你們在我面前瞎扯蛋!」被我一語戳破後,小德頓時羞得滿臉通紅,但那固執依然不減。

  「好……好啦!我們是沒有確實看到事情經過,但風哥他真的遇上了!」

  「你們不是一起騎車嗎?哪有他出事你們卻沒看見的道理?」

  「那是因為……那是因為……」他像顆洩了氣的皮球,慚愧的把臉低了下來。

  「……我們沒有勇氣……」其他人紛紛嘆氣點頭,同意小德的話。說實在,那只會令我更加混亂。

  「阿風出車禍和你們有沒有勇氣哪來的關聯?」

  「你聽著,紅影出來是要有條件的。」

  「喔?這我倒是第一次聽過。什麼條件?」

  「嗯……只有敢在路上將油門催到底的人,才可以看見紅影。」

  回想起來,每每去學校後山上夜衝時,領頭的阿風都未曾把油門催到底過,後頭的車隊也就都沒有催盡油門時候了。可是,小德的話還是讓我難以信服。

  「別當我不知道,之前和阿風去那跑時,他可沒有把油門催下去過啊?」

  「最近風哥因為家裡的私事有些鬱鬱寡歡,這一次之所以會去跑山,也是因為風哥想上去散散心。沒想到就在途中,他一個人將油門催到底,棄我們於不顧直接往前衝去……」對於接下來的話,小德開始發起抖來。

  「……就在我們想追上去的時候,我們都看到了……紅影,就這麼從我們身旁忽然出現。閃著可怕的紅色大燈,駕著血紅色的機車,還有那標誌性的紅色全罩安全帽……而且,他的油門聲就跟傳說一樣,一聲聲都像閃電……不,反而比閃電還要更恐怖!就在當時,我們全都立刻停了下來,眼睜睜看著紅影尾隨風哥的方向,消失在我們前方……接著、接著就……」小德似乎再也說不下去,整個人都快哭了出來。他大喘幾口氣,繼續道:

  「……等我們清醒過來並小心追上去時,我們就發現風哥他……橫臥在公路旁。我們沒看到他的機車,但卻看到一邊的護欄有剛被撞碎的痕跡,下面還有火光燃燒的光影……剩下的,就是你現在看到的情況了……」

  「所以,你們都不知道阿風到底為什麼出車禍了?」

  「……這還需要問嗎?除了紅影之外,還有誰能讓風哥出車禍啊!」說完,小德大聲哭了出來。其他的朋友也一樣,一個接一個低聲啜泣。

  只不過,我還是不信這種鬼話。

 

◆            ◆

 

  學校的後山和平常一樣,蜿蜒的道路滿布陰森森地氣息。

  今天的天的晚風,給人一種涼進心坎的恐怖寒意。

  不知是否因為下意識的相信小德的話,一路上,我慢慢騎著車,小心翼翼地轉過每一個彎道。之所以會獨自一人來到這,純粹是為了瞭解事情發生的經過。

  以前我從沒好好看過這邊,直到現在,我才開始理解這裡的異常。

  閃爍的燈光、殘破不堪的護欄、以及地面上慘不忍睹的剎車痕跡。這裡的每一處都有著怵目驚心的慘狀,而每一個慘狀彷彿正代表一件慘烈的意外。

  不知騎了多久,我終於看到一處痕跡較新的地方。

  護欄整個被撕扯出一個大洞,周遭更瀰漫著難聞的刺鼻焦味。仔細看看地面,那裡還留著一些紅黑色的痕跡。直接讓我聯想到重傷住院的阿風。

  當下我真是火大了,跨上機車,不管三七二十一,我直接將油門催到最底。

  去他媽的故事!去他媽的阿德!去他媽的紅影!不管對方是誰,今天竟敢讓我的好友深陷危機。無論是人是鬼,我一定要揪出這傢伙的真面目!

  而就在我騎了數秒之後,一股更為寒冷的強風迎面而來。緊接著,我聽見了。

  ──那來自遠處的轟隆雷聲。

  看看天空,並沒有發現閃電一樣的電光,可是這擾人的轟隆聲卻越來越接近我。直到那駭人的紅色燈光自後頭照射而來。

  「幹……不會吧?」我惶恐自問,但只要一想到對方是陷害阿風出事的兇手,所有煩惱便一掃而空。

  「管你是不是真的鬼,有種就來吧!混帳──!」

  雖與紅影並駕齊驅,但憤怒的我如有神助,每一個彎道都以超乎想像的完美一一克服。但對方並不是省油的燈,每一次都將那討人厭的紅色車尾燈置於我的視野之中。

  當然,我也不甘示弱,在下一個彎道以同樣的方式回敬過去。

  寒風呼嘯,我們兩人的排氣管更是高聲狂吼,震撼著路上的一草一木,更驚動整個夜晚。此時的我已無暇去看油表,只知狂催油門,並觀察前方的紅影,同時思考超越與甩開兩個問題。

  漸漸地,就連四周的景物都開始模糊不清。所能見著的景物,除了紅影如血一般的艷紅,其他只剩下迅速掃掠過的殘影。這種感覺相當奇妙,就像完全與風融為一體了一樣,心底更是爆發出不曾有過的痛快。

  ──更快、更快、我還要更快!心底發出吶喊、腦海傳出吼叫、更從嘴裡發出驚呼──我還想要更快!直到我遠遠甩開紅影為止!

  然而,就像回應了我的願望一樣,紅影的速度還真慢了下來。

  一點一滴,紅影不再有機會竄到我的前方,他慢慢後退、車尾、車身、車頭、直到唯獨那刺眼燈光還黏在我的後輪上……然後,他便再也追不上來。

  我都不知道從後照鏡看一名喪家之犬,原來是如此有成就感的事情!就在今天,我征服了紅影、並創造屬於我自己的傳說!

  就連騎車技術卓越的阿風都被紅影給整慘,可現在,輪到我來令紅影吃下這筆敗仗!

  「我做到了!阿風,我做到了!我替你報仇啦──!」藏不住心中的狂喜,我興高采烈的大叫出聲。右手的油門照樣催著,我可不行讓紅影有半點追過我的機會。

  只不過,這勝利似乎持續不了多久。

  正當我回過神來的同時,自己人已經飛躍於半空之中。原本以急速掠過的景物,現在突然整個慢了下來,直到幾乎靜止不動。

  ……這……到底是怎麼了?

  我回頭看去,自己的機車正以可笑的慢放模式摔落山下,而我也這時才發現,原來自己是因為衝破護欄,整個人才會荒唐的飛於半空之中。

  奇怪?我剛剛明明贏了紅影,應該正在通往勝利的路上才對啊?怎麼現在卻突然意外出場了?這……這根本不可能的吧?

  就在此時,紅影出現在我的視線內。駕著自己血紅色的機車,他停在我衝破護欄的地方,望著我、望著那自以為勝利,卻慘遭死亡厄運的我。

  ……原來如此,方才那勝利,只是我求勝心切的幻覺而已嗎?實際上,我卻飛離了車道,直衝往死亡的目的地……是嗎?

  ──下一秒,黑暗取而代之,使我盲目。

 


 ◆            ◆

 

個人最詳盡的作品全在「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michael785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S.網路小說工作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