嘈雜、尖銳、高亢、激奏……曾幾何時,重金屬一詞自搖滾而生,挾帶各種元素,衍生出許許多多的分支──死亡、龐克、亦或是歌德,每一種都譜出不同的偏激樂章、吶喊出人們心底最為深沉的慾望。在這昏沉墮落的年代,重金屬儼然成為一種信仰。

  ──其信徒們,更是為此瘋狂不已。

 

◆            ◆

 

  狂響日──以死亡重金屬為其特色的樂團,兩年前猛然竄紅而起,恍如風暴一般席捲重金屬界。三個月內,狂響日便擊倒同時期出道的其他樂團,半年內更擠身當紅樂團之一。

  而就在一年之中,狂響日已獨霸鰲頭,無人能與之匹敵。

  其中最為功不可沒的成員,自然就是主唱D.T.了。

  流著一頭如瀑的銀白髮絲,整張臉的妝有如惡鬼一樣淒厲駭人,再搭上渾身滿是銀飾的皮衣與枷鎖,D.T.的裝扮變是如此衝擊、印象深刻。當然,一個好的主唱之所以吸引人不可能光憑外表。

  嗓音,是D.T.的武器。低吼時,渾厚的音質猶如一把巨斧;尖叫時,淒厲的音色就像一把帶刺的尖刃;其聲音的穿透力更像一口大砲,轟炸每個人脆弱的靈魂。他的武器,無人能出其右。

  ──還有,D.T.與其成員在舞台上自殘的習慣,亦是吸引人的原因之一。

  兩年來,狂響日大大小小一共五百多場的公開表演上,D.T.每一場都必定會血祭自己,令死神降臨舞台。割腕、啃咬身體、鈍擊腦部、甚至是引火自焚,這些都是D.T.的拿手絕活。每次自殘完畢,D.T.就像沒事一般,展開接下來一連串的演唱。

  即便滿臉鮮血,他也照樣繼續。

  雖然其他成員也行,但都沒有D.T.那樣精彩。

  而最令我記憶猶新的一場,是在第五百場的大型演唱會裡,D.T.一開場就把自己沉入一座巨大水缸中長達十分鐘之久,等工作人員將之拉起時,自然已無任何生命跡象。

  正當大家都認為D.T.這次終於活不成時,沒想到他忽然從地上跳起。猛咳幾聲後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舉起麥克風,發出低沉無比的怒吼,帶領全場進入專屬於他的死亡之旅。

  那場表演,觀眾的入場數完全刷新了重金屬界所有樂團的記錄。

  有關D.T.是不死之身的謠言也同時不脛而走,甚至有人傳言他將是帶來末日的死亡使者。但不管是何種消息,對我來說,D.T.就是D.T.

  即便他是惡魔,我也願意出賣靈魂,只為聽他一小段的咆嘯。

  ──只不過,我從沒想到,他最終的嘶吼會來得如此快速……

 

◆            ◆

 

  「──在第六百六十六場,我將要讓各位看見末日!」

  第五百九十九場表演時,狂響日準備從第六百場開始,展開全世界的巡迴演唱。在各大城市中,蓋下專屬的死亡烙印。

  最讓人在意的,理所當然是他的末日宣言。

  正因為如此,為數龐大的歌迷──包括我,開始追隨自己的信仰,也就是D.T.。而且,隨著一個個地點間的移動,死命追隨D.T.的樂迷也以倍數不斷增加。還不到六百二十場,D.T.再度刷新了自己的記錄,且往後一次次的演出更是場場破表,締造出重金屬史上難以撼動的聽眾佳績。

  轉眼間,約定好的第六百六十六場近在眼前。

  會以這個數字來做代表我並不感到意外,「666」在聖經中是「獸的數字」,也代表七大罪中的憤怒──「撒旦」。

  看這宣告末日的一場表演,人山人海、歡聲沸騰。有人赤身裸體、更有人仿效起D.T.當場割腕,只為展現自己的忠誠。就連我也難以壓抑心中的激情,開始高聲尖叫、欲罷不能,只希望狂響日立刻現身。

  白亮的燈光開始不規律的閃爍,就像在宣告什麼一樣,冷藍的煙霧頓時瀰漫全場──待煙消雲散之後,狂響日的成員便一一現身。

  萬頭蠕動、眾人尖叫,人們難掩自己的興奮,紛紛喊出忍受已久的信仰與熱情。眼見如此,D.T.也高舉麥克風,立即以可怕的低吼回應歌迷們的崇拜。

  「噢──各位,準備好面對自己的恐懼、接受末日的降臨嗎──!」

  現場當然沒有人拒絕。

  對於D.T.的邀請,一直沒有人願意拒絕。

  眼見大家如此推崇,D.T.滿意的點了點頭。

  「很好──那麼,一起高舉雙手,開始倒數吧!三──!」

  所有人高舉雙手歡呼、齊聲喊叫。

  「二──!」

  有人開始脫下上衣,即使是女性朋友也坦露出乳房,上面以紅漆噴上「D.T.上我!」的字樣。

  「一──!」

  更為巨大的吼叫,幾乎把整座巨蛋的天花板給掀了開來。我也一樣難以控制情緒,甚至還嚎啕大哭了起來。

  「末日──降臨──!」D.T.高吼出聲。然後,狂響日的所有成員都拿出一把左輪手槍。

  ──轟然一聲,頓時血染舞台。

  忘情的觀眾們一看到這幕,全都傻了眼,啞著嗓子說不出半句話。

  原因無他──台上所有狂響日的成員轟掉了自己半顆腦袋,無一例外。

  看見他們慘死舞台的模樣,現場頓時全部失控。有人哭泣、有人尖叫,更多的人想往各個安全門擠去,想在第一時間逃離現場。不過,有些較為狂熱的歌迷衝上舞台,爭相搶奪團員們左手緊握的手槍,不管是想跟著魂歸西天、還是想暗自收藏。現在無論舞台下還舞台上,全都陷入可怕無比的混亂。

  但是,在人群中的我,並沒有移動半步。

  望著台上的D.T.,淚水不自覺湧流更多。一個傳奇就在我面前消失無蹤,我連捉住他的機會都沒有,D.T.便在我面前斷了魂。這種感覺,就像原本血脈噴張的內心,忽然化為一團飛灰,空洞不已。

  現場也有不少人跟我一樣。他們高喊D.T.的名字,邊哭邊喊,就算很可能會被人群推倒在地,他們還是繼續高喊下去。因為,這就是一名狂信者該有的信仰。

  不知道是不是我們的信仰傳了過去,舞台上的混亂場面瞬間安靜了下來。

  慢慢地,這份寂靜就像傳染病一樣,一波波傳了出去。所有人都瞪大雙眼、緊閉雙唇,直到整座體育館再度恢復寧靜為止。

  ──然後,熟悉的嘶吼當場炸裂開來。

  慷慨激昂的情緒、漆黑無比的歌詞、還有時而貫穿人心的咆嘯。這個聲音,天下無雙,僅有一人能完整再現。

  接著,更多東西傾瀉而出。如雷群般俐落無比的敲擊、如暴風般瞬間掃略的撥弦、如流水般華麗不已的彈奏。那每一種聲音,都是無可取代的存在。

  ──當激奏搭配激唱,這,就是狂響日。

  舞台上的人們紛紛逃了下來,他們神情恐慌,彷彿瞧見了自己內心的惡夢。待閒雜人等肅清之後,其他人也才看清原來是怎麼一回事。對此,我們面帶敬畏的懼色,沒有人例外。

  原本腦爆而亡的狂響日成員,就像沒事一般演唱了起來

  他們如殭屍一般顫抖身軀,但這不會影響他們彈奏的速度;就算紅艷的液體與粉紅的肉塊滴落在樂器上,更不會影響他們的表現。

  而其中最令人注目的,依然還是D.T.

  甩著自己破裂開來的頭蓋骨,D.T.忘情歡唱,絲毫不在意台下看著自己的眼神內藏多少恐懼。隨後,他更把手中的頭蓋骨拋丟而出。

  這場可怕的演唱會持續了一小時之多,直到警察強行闖入才宣告停止──在他們闖進來的瞬間,狂響日所有成員一個接一個倒了下來,恢復成原本屍體的身份。

  ──不過,D.T.的咆嘯卻依然留在此地,這整座浩大的空間內不斷迴響。

 

◆            ◆

 

  關於此次演唱會,沒有人能說個所以然,一切相關的錄影、錄音設備,全都因不明的事故沒拍下半個片段。狂響日成員的遺體也在第一時間被警方處理妥當。

  可是,當初D.T.自己拋出去的頭蓋骨,卻是唯一下落不明的部分。

  半年後,我在以拍賣詭異物品聞名的網站上找到D.T.的頭蓋骨,它已成為拍賣品中的一部份。具持有人表示,這枚頭蓋骨每到晚上黑夜之時,都會發出D.T.特有的嘶吼喊叫。

  望向圖片中有著一搓銀白髮絲的頭蓋骨,上頭黑紅的血跡還被完整保留了下來。再看看下面的討論串,其內容之火熱與喊價又是另一場激烈的戰爭。

  但對我來說,這些都無關緊要。

  ──畢竟,D.T.當時的咆嘯,我還記得一清二楚,在腦袋中不斷迴盪。

  聽說,那頭蓋骨最後被一位不願具名的人士買下,出價五千萬美金。

  D.T.再度創下記錄,重金屬界的遺物當中。

 

 ◆            ◆

 

個人最詳盡的作品全在「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michael785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S.網路小說工作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