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收到了一個奇怪的包裹。

  就在星期一的早上,我按照往常打開大門要拿當天的早報時,一個方形的小紙箱孤伶伶地坐在早報上,讓我想不注意都不行。

  沒有來信地址、沒有署名,一切有關寄件人的資料一概空白。我唯一能知道的,就是這包裹指名要寄給我,且毫無理由。

  小紙箱以層層牛皮紙包裹,像是被人害怕看破裡頭的秘密一樣。輕輕墊了墊,很輕,幾乎感覺不到裡頭有裝任何東西。搞什麼,會有人特地寄一個空箱子給我嗎?或者我該問──會有人特地拿一個空箱子,放在我家門口前嗎?上頭還清楚寫著我的名字!

  帶著滿心疑惑,連同早報,我將箱子一同拿進屋內。大概是好奇心作祟吧,即使知道這東西來歷鐵定不正常,我還是想一窺箱子內究竟裝有何物。畢竟,打開裝有秘密的東西是乃人之常情,不是嗎?再說,就算裡頭沒裝東西或者裝著垃圾,對我來講也沒有任何損失。

  再說,這種年代,還會有炭疽熱信件的存在嗎?別鬧了。

  但,事後,我深切理解到一句話。

  ──好奇心殺死一隻貓。

 

◆            ◆

 

  「幹!這什麼鬼啊!」我憤怒高吼,原因無他,因為包裹內的東西。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拆開那厚厚一層的牛皮紙,原以為裡頭可能會有不義之財、亦或是空空如也。好歹,也夾帶點白粉末,讓我真收到炭疽熱信件吧?

  然而,沒有錢、沒有炭疽熱、這包裹更不是空的──打開,裡頭填塞了一大把的棉花。

  如果單只有棉花,我不會這麼憤怒。可是,之所以要塞滿棉花,十之八九都是為了盒子正中央的東西。

  那是一塊深紅色的物體。

  外表軟嫩,因為空氣氧化的關係,顏色開始有點偏紫、甚至於發黑,外表更帶著些許紅黑色的粘膩液體,一股可怕的氣味更是與之同來。望著那挾帶恐怖腥臭的不明物體,我壓根不想知道這會是什麼東西。

  迅速關起盒子,我直接將它塞入垃圾桶中的最底層。為了心安,早報也不看了,直接將之蓋起。

  原以為這只是一場普通的鬧劇,然而,它還沒有結束。

  隔天早上,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我看到了同樣的包裹。牛皮紙包裝,且完全沒有寄件人的任何資訊,只寫著我的名字。

  當然,我拆都沒拆,直接將它扔進垃圾筒中。

  只不過,接下來的每一天,我都會在隔天一大早收到一樣的包裹,那暗藏令人反胃肉塊的東西,我怎麼也不想再開第二次。所以,每每收到,垃圾桶一定是包裹最後的去處。

  我曾試過要親手逮到這寄送包裹的變態,但無論我起的多早,包裹一定會搶先我一步待在那兒。就算熬夜,只要稍微離開,包裹便赫然出現,完全不帶任何蛛絲馬跡。

  就算出動人民的保母──警察,依然一無所獲……好吧,我得承認,自己根本沒有那種能耐,只能請求他們增加來我們口的巡邏時間而已。可想而知,他們根本當我神經有問題。

  既然無法找人來幫忙,那也只能動用科技的力量了。

  「哼哼……」我不懷好意的笑著,要是眼前有個鏡子,我一定會被自己邪惡的嘴臉嚇一大跳。

  望著眼前一套幾千塊的針孔攝影器材,想要忍住笑意真的很難。有了這套設備,還怕抓不到惡作劇的真兇嗎?連我都開始害怕起自己的聰明才智了!

  「嘿,就好好讓我看看你這傢伙是什麼模樣吧!變態!」

  那晚,我終於能安心入睡。

 

◆            ◆

 

  隔天一大早,失望與期望同等。

  電源沒有問題、角度沒有問題,我事前也測試過,畫面當然更不會有問題!然而,就在那關鍵的時間點內,偏偏整套器材就給我出了問題!

  畫面回溯,正當早報到達後沒有幾秒,整個影像猛然變為黑白交雜的線條。雖然幾秒後就恢復,但包裹早已出現在其中。怎麼來的?完全沒有拍到。

  原以為這一切只是湊巧,可是當你發現接下來的每一天都是同樣情況時,就不再會這麼認為了。

  對,每一次那關鍵性的幾秒,器材總會莫名其妙的發生故障!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包裹事件導致壓力太大的關係,我的身體明顯差了許多。每一日的早晨,都是一種折磨,那發自心坎的痛楚傳達到身體每一根神經。

  慢慢地,我開始喝不下水、吃不下飯,且全身上下不時會傳出劇痛。我變得面頰枯黃、時常咳嗽不已。有好幾次,甚至咳出了血來……怎麼,我現在是古裝劇中生世坎坷的美女主角嗎?

  盯著鏡中憔悴的自己,我不斷思考為何會變成這樣?幾個星期前,我比任何人還要強壯、還要健康;現在,這副病懨懨的樣子,隨便一個瘦皮猴都能將我擊倒在地……為什麼?

  轉頭看向垃圾桶周圍堆積如山的小方盒──都是它們害的。

  ──都是寄這包裹給我的爛人害的!

  我很想用幾萬字來罵這傢伙,不過,我身體的情況卻不允許我這麼做。最近這幾天,別說是走路了,就連站著都讓我頭昏眼花,彷彿一個恍神,整個人便會就此倒地不起一樣。

  為了身體著想,隔天我立刻到附近的醫院報到,安排好全身性的健康檢查。

  一連串看似多餘且難耐的檢查就耗去了大半天,等待結果出爐,那又是幾天後的事了。

  ……還記得我說過,好奇心殺死一隻貓,對吧?

 

◆            ◆

 

  那天,一早,我接到來自醫院的電話,通知我過去看檢查結果。打開門,就跟平常一樣,那詭異的小箱子又出現在我家門口。想也沒有多想,我一腳將之踹個老遠。

  沒有幾分鐘,我便到達了醫院,和櫃台護士說明我的來意後,她馬上告訴我該前往哪位醫生的辦公室。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那護士小姐看我的表情相當怪異,而且還不是好感的一種。

  見到了白髮蒼蒼的醫生後,他的表情比起方才那位護士,更顯古怪。

  「呃……陳先生,是嗎?」

  「是。」

  「嗯。關於您的檢查結果,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說一下,而在此之前,我希望你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看他凝重的神情,我也開始慌了手腳。發生什麼事?我是得了什麼不治之症嗎?最近已經被神秘包裹事件搞得夠煩了,現在就宣告我的生命倒數會不會太唐突了點?

  「……醫生,請您老實說吧,我是生了什麼大病嗎?無法治癒的那一種……」

  「病?不,那倒不是病。」

  「……咦?」什麼嘛,我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拜託,別這樣嚇我,好嗎?

  正當我還在鬆一口氣時,醫生神色嚴肅的補了一句:

  「如果只是生病,那倒還好。」

  頓時,我說不出半句話,臉色鐵青的望著他,雙腳開始不安的抖了起來。

  「來,請先看看這一張X光片。」他將桌上一張X光片放到照出白光的牆上,上頭的畫面一目瞭然。那是張人體臟器的X光片,清楚標示著心臟、肺、胃、肝……等等各種臟器。

  「呃……請問醫生,這張X光片有什麼不妥嗎?」

  「不,這沒有什麼不妥。我跟你說吧,這是普通人的臟器,您應該也看得出來,對吧?」

  「嗯。」

  像是下了決心一般,醫生深呼吸一口氣後,拿起另外一張X光片,放了上去。

  「……接下來這張,是陳先生您的臟器,應該看得出來兩者之間有何不同,對吧?」

  ──當下,我愣住了。

  「原本,我們還以為是機器出了問題,但再測試幾次之後,確定這張X光片是在機械正常運作的情況下所拍出。陳先生,經過我們比較您與正常人的X光片後,發現您身體內大部分的臟器都已經……」

  接下來,醫生還說了什麼,對我來說只是一陣陣朦朦朧朧的雜聲。其實,就算不解釋出來也無所謂,叫我自己看,我也能看出個所以然……只不過,這會是真的嗎?

  ──X光片顯示,我的每一個臟器都嚴重破損。

  就像被蠶食掉了一樣,各個器官零零落落的破洞、缺損。看看我的肝,為什麼只剩下膽囊那般大小?看看我的肺,左半邊幾乎全都消失了!這……這……

  ……這沒有道理呀?

  一點道理也沒有!

  此刻,我猛然回想起之前發生的怪事。每天早晨固定出現的包裹、還有裡頭可怕的東西……難不成……難不成那些塊狀物,是我的……

  但……怎麼辦到的?我身體各處沒有明顯外傷,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還有,為了什麼?這可是我的內臟呀!為什麼要這麼做!

  「……說實在話,就目前以X光判斷,實在無法知道是什麼原因所造成,如果能做更深入的步驟,相信我們很快就能理解為什麼……呃──陳先生?請問您有在注意聽我說嗎?」

  望著醫生擔憂的面孔,不知怎的,我只能以苦笑來回應。

  下一秒,萬丈血海自喉嚨深處一湧而出。

  ──眼前,也同時迎來永遠的黑暗。



 ◆            ◆



個人最詳盡的作品全在「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michael785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S.網路小說工作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