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前後

人間無道 記憶塵封

南斗主生 北斗主死

只是想不起來 未來的十字路

到底會在哪一方空中 綻放

不要去想 過往種種
不要去問 何去何從

 

曾經的歲月 曾經的笑顏 呼喚不回

究竟有誰 可以在遙遠的路口 冷眼觀看……



 

  你相信夢嗎?

  很多人都相信,夢是一種主體經驗,是人在睡眠時產生的想像的影像、聲音、思考或感覺,且通常是非自願的。

  而夢也是一種意象語言。這些意象從平常事物到超現實事物都有。

  絕大部分的科學家都相信所有人類都會做夢,只是記得與否罷了。

  當然也有人認為上述有關夢的解釋是不科學的,夢只是人睡眠時一種心理作用,夢中的心理活動與人清醒的心理活動一樣都是客觀事物在人腦中的反映。

  夢中離奇的夢境是因為人睡眠大腦意識不清時對各種客觀事物的刺激產生的錯覺引起的。

  例如,人清醒心動過速時產生的似乎被追趕的心悸感,在夢中變成了被人追趕的離奇恐懼的惡夢,人清醒,心動過慢或早搏時引起的心懸空、心下沉的心悸感,在夢中變成了人懸空、人下落的離奇恐懼的惡夢。

  夢中經常能感覺到一些人清醒時不易感覺到的輕微生理症狀,是因人睡眠時來自外界的各種客觀事物的刺激相對變小,來自體內的客觀事物的刺激相對變強引起的。

 


 

  「這是哪?」

  武璧月眼睛睜開時,發覺自己置身在一片晦暗中,空廓無垠的漆黑中。

  「怎麼回事?」武璧月的胸中鼓盪著,這到底是戰慄抑或是期待,他自己都不清楚,五味雜陳的。 

  待雙眼逐漸適應了黑暗後,他發現所在的空間也並非伸手不見五指。隱約可見輪廓,目前看見的是一條只能前進和後退,無窮無盡的窄路。

  剛剛不是還在教堂的廢墟那的嗎?怎麼剛閉眼之後眼一睜就到了這個鬼地方?武璧月終究還是一個孩子,就算再聰明也還是孩子,就是不會想到現在可能在做夢。

  眼前不遠處突然亮了起來,像是有台無形的投影片在空中投射影像。

  武璧月看見裡面有些男女,還聽得見聲響,虛無飄渺又近在耳畔。武璧月被亮光一照,反應性別過頭,閉上眼,可儘管如此,影像卻不請自來,在腦中不斷進入。

 

  「……」少年一個前腳踏進屋內,「你在哪……?」蹦蹦跳跳跑進跑出的,看起來似乎非常的開心。

  武璧月發覺聽不見少年說的某些字句,他直覺那是少年喊對方的名稱。

  這時候,從後院的菜圃緩緩的走來一男一女,「你還捨得回來呀!」男的見到少年之後看似高興地跑了過去,二話不說賞了少年一個巴頭。

  「……,你看看啦!」少年不滿跑到少女的身後避難,一邊大聲的抱怨,「他就只會打我!」

  「好了啦、好了啦。」少女笑著圓場。

  回到屋內的少年少女,邊整理著家務邊問:「最近瘋哪了?」少女問,臉色帶著擔憂之情。

  「我最近去了一個很美麗的城市唷,它建在一個好大好大的池塘上呢。」少年眉飛色舞地手舞足蹈,欣喜若狂地敘述著,彷彿那個城市還在眼底,他人還掩映於繁華喧騰之中。

  少女靠了過來,半信半疑:「哦?現在有那麼漂亮的城市?」感覺少女被美麗的城市產生的故事給吸引。

  「對呀!」少年大口灌了一口茶,繼續開心道:「那城市的名字也很美,叫做亞特蘭提斯。」燦爛一笑。

  「好奇怪的名子!」少女嫣然一笑。

 

  「唔……!」武璧月捂著頭,試著甩開那不請自來的影像。同一時間,一陣異常強烈的不舒服以及嘔吐感從腹部迅速的往上竄延。

  「噁……」嘔吐物不斷的從月兒口中嘔吐出來,吐到只剩酸水,腹部仍像被人擠壓一樣痛楚不已。

  他不太了解這到底什麼情形,是夢嗎?可是這痛楚感又怎麼回事?

 

  רעגנבויגן!」莫名其妙的聲音傳入腦海,腦中浮現一個模糊的臉孔。

 

  「希伯來文?到底怎麼回事……」武璧月幾乎虛脫地倒在地上,邊強忍住那一陣又一陣不斷傳來的不舒服及噁心感。

  他突然心中莫名渴望著自由,他腦中出現一個念頭,如果一切都可以回到最剛開始,肇始之地的話……

  「我就可以不用在這世界上繼續漂流,我就可以不用再看到這世界的污穢,我就可以自私的背棄自己的約定,我就可以……可以……」武璧月中邪似地,劈哩叭啦脫口些自己也不理解的話。

  「回到哪裡?好像很久很久以前,我到底……」武璧月睜圓雙眼,身體快脹破了。

  劇烈的光芒瞬間散發,一道敞開巨門忽然佇立在武璧月面前。

  武璧月下意識身像那道巨門,觸碰著光芒,那光芒竟有種柔滑的觸感。然後,武璧月四面八方的景象驟然全面轉換,全身的疼痛感頓消。

  「唔……!」但是隨即更劇烈的疼痛席捲而來,武璧月捂著頭,試著甩開那不請自來的影像。

  同一個時間點,一陣異常強烈的不舒服以及嘔吐感從腹部迅速的往上蔓延,「噁……」青綠中帶點黃的嘔吐物不斷的從武璧月口中嘔吐出來。

  其實武璧月這情況還算是好的了,突然大量的的影像跟類似記憶的資訊一次全部湧進腦海,其實那對腦部是一種非常巨大的負擔。

  要不是因為武璧月平常就有著常人所沒有的力量,以及為了對抗那些神怪而鍛鍊的精神力,否則以武璧月現在年紀的身體,沒死也會變成植物人的。

 

  「你好,我叫申月珞。」一道稚嫩的童音從武璧月後方傳來。

 

  武璧月站起身來,轉過身去,眼前的是一位笑盈盈的爽朗女孩,他依稀記得這是申月珞五歲時的樣子。剛那聲音是在叫自己嗎?武璧月不禁懷疑,他感覺置身的世界不太真實。

  申月珞緩緩向武璧月這走來,武璧月暫且立定不動,眼看著申月珞穿過了武璧月得身體,彷彿他壓根兒宛如空氣般存在著。

  「你是誰呢?」申月珞的聲音又在他後方響起。武璧月又回頭一看,他不禁傻住了。

  ──是小時候得自己。

  只見一個一雙犀利的眼神,桀驁不馴的臉,一副死小孩的模樣。

  武璧月印象中這是第一次碰到申月珞的情形,她是第一個問自己姓名的女人。

  武璧月望著這景象,嘴裡呢喃著:「申月珞……」  

  之後同一瞬間,武璧月猛地睜開雙眼。

  「媽的,周公跟我有仇嗎?」武璧月暗罵。

  「你這臭小子總算起來了。」語氣平緩,武璧月可以聽出是誰聲音。

  武璧月搔搔頭,睡臉惺忪地轉過頭,有點忐忑地望著武仲英。此刻的武璧月又置身在醫院的專屬病房。晨光熹微,遠處晨藹迷濛,一股清新帶著鮮草味的徐風襲來。

  「我睡多久了?幾個小時了?」武璧月含糊地問著,他估計應該是幾個小時,都日出了。

  「二十七、八個小時吧。」武仲英背椅在窗邊,側頭遠眺遠處的山陵線。

  「真的假的!」武璧月趕緊起身。

  「急什麼?又沒任務,還得找你算帳。」武仲英背對著武璧月,身子掩映於晨光之中,讓武璧月眼睛微微瞇起。

  「這一切到底怎麼回事?」武璧月口氣急促起來。

  「你是指你睡這麼久嗎?放心,檢查沒事,算你命大,總之這也沒甚麼……」還未說完,武璧月打斷:「不是指這個,我是說任務內容!」

  「原來是這個啊。」武仲英語氣如外頭陽光般祥和,「你所碰上的是異能犯罪者與妖獸合作的案例。」

  「我之前怎麼都沒聽說?」武璧月追問。

  「因為你特立獨行,我怎麼可能派你去執行團體合作的任務,況且有光明就有黑暗,這些案例你目前無須在意。」

  武璧月感覺武仲英說得很保留,他知道再追問也沒轍,但他想到當時戰鬥的情景和對話,看來這背後龐大對抗組織,到底還有些怎樣的人他實在一無所知,想想過去只是單純執行任務,從未想過這麼複雜的事情。

  武璧月陷入一陣沉思中。

  「想知道嗎?」武仲英轉過身來,笑問。

  武璧月點點頭。

  「那就跟我到關島一趟吧。」武仲英說完,起步走向門口。

  「什麼關島!」武璧月心中一陣麻亂。   

  「第二屆非現世生物應變大會。」武仲英停在門口,表情平和,「還有一件事。」

  「什麼?」

  「你這小子……這次任務的確有點魯莽,不過……」武仲英緩緩關上門,在快關上門的時刻,「做得漂亮……

  門輕輕關上了。

  留下了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武璧月,但他的嘴角仍忍不住上揚了。

  「風真舒服……」 

 


 

  關島(Guam)是美國最西邊的屬地,同時代表著美國一天最早開始的地方。關島一年四季氣候宜人,風光明媚,擁有純淨的白沙海灘、蔚藍的海水以及茂密的山林,整個島嶼呈現的悠閒氣息,宛如天然 SPA ,自然而然紓解所有壓力。為一般新婚夫婦最愛的度蜜月景點之一。
  關島位於東經 144 ° 30 ' ,北緯 13 ° 30 ' 的亞熱帶島嶼。總面積約為 550 平方公里,約兩個台北市大。是西太平洋密克羅尼西亞群島中,最南邊也是最大的島嶼。其官方語言為英文及查莫洛語,但中文、日本語、韓語、菲律賓語及亦相當流行。
  同時,關島也是第二屆非現世生物應變大會的地點,屬於機密事件。

  「小月!關島耶!」申月珞跑出機場,放下行李,手舞足蹈。

  「喂!你以為來渡假還是拍MV的!」武璧月拖著行李,一個人在大廳大吼大叫,不管武璧月還是申月珞都引來旅客的側目。

  「你們倆還真有趣。」一道冷靜聲音從武璧月後方傳出。

  「話說……」武璧月暴出青筋,回吼:「冷夜你這傢伙是怎樣?你不是隊長了喔!少在那邊一副隊長模樣!」

  「呵,還記得我名字啊。」他淺笑著,逕自走向機場出口,沒搭理武璧月。冷夜此行目的其實是想觀察申月珞,從上次戰鬥中他發覺申月珞暗藏古怪,雖然自己第六感異常敏銳,但他仍希望自己是多擔憂了。他縹了一下武璧月,從他的反應看來,武璧月似乎對申月珞沒甚麼嫌隙,冷夜從上次詭異的景象看來這的確有點矛盾。

  武璧月望著申月珞,他依稀記得他最後倒下前的確有說過一些話,但那些話語如同雜音般根本湊不起來,只記得看到申月珞的嘴巴開開合合。之前在飛機上一直想追問最後她是怎麼逃出來的,申月珞也一直顧左右而言他,最後打打鬧鬧根本最後是無疾而終。

  「結果那王八蛋先派我們過來,還跟冷夜擺在一起是怎樣?」武璧月說的王八蛋自然是武仲英。

  「我們不是政務官要,不是做專機也沒專車,而且我們是前鋒部隊,事先勘路。」冷夜回過頭,冷不防冷靜地解釋了起來。

  「還用你說嗎!」武璧月憋著悶氣,插胸地踏重步向前,「喂!申月珞走去哪啊!喂!」

  冷夜有點呆愣地凝視這兩人,稍微歪著頭苦笑:「這兩人果然還是小孩。」說完,繼續走了起來。

 

 

  「哈!他們想不到我們會在他們腳步後登陸吧?」申風走下專機,帶著太陽眼鏡,爽朗地大笑。

  萬里晴空、四季宜人的關島如今同樣日正當中,卻絲毫不減底下所有人的熱情如火。這烈陽反而像地主熱情歡迎,燃起了那些旅客的熾熱之心,玩興大起,越燒越旺。偶爾吹來的和風適合地令人心曠神怡,把關島點綴得恰到好處。

  「你是怎樣?來玩的?」武仲英西裝筆挺,衣著端正。

  「嘿!隨你怎麼想。」

  「我們行程是機密,要先跟一些國家代表見面的,可耽誤不得,你以為台灣方有多少優勢。先讓那些孩子輕鬆一天當度假也不錯,你的話,想都別想。」武仲英搖搖頭,打開了早已停下的專車門。幾個西裝黑衣人早已立定迎接他們。

  「唉!你這麼緊張幹嘛?死相。」申風一臉不正經,雅痞模樣。

  「還記得三賢者的話嗎?」武仲英靜靜地問,一字一句極為輕緩卻清晰。

  「沒忘啊。」申風仰望著蔚藍蒼穹,語氣平緩。

  上空徐徐飛過客機,斗大的引擎聲和碩大的機影籠罩著底下的他們,吞沒了一切的聲響,只剩「轟轟轟!」持續霸占了整個天空。

  申風深深地凝望著武仲英先行離去的背影,不禁喃喃地道,「小武啊,願你不忘初衷……。」

 

 

  「好漂亮喔!」申月珞讚嘆不已,一個人就往沙灘跑去。

  「這就是杜夢灣?」武璧月站在鄰近沙灘的路上,遠眺海岸,幾隻海鷗掠過其上。

  映入眼簾的是綿亙白長灘,白泠泠的浪花拍打著岩岸,沙灘上繁雜的腳印不斷被輕浪撫平,許多遊客或坐或躺或玩,浸漬於萬里陽光中,一時間整個空間喧鬧不已。

  碧空如洗,清澄湛藍的水面與天映媚,海天共色。海中懶洋洋的浪頭平靜,水光粼粼,像灑了萬千金粉似地在無垠的碧鏡上閃閃爍爍。

  「世界頂級的國際飯店大都集中於碧海相連的杜夢灣沿海,鄰近尚有高級名店購物區及超現代化休閒娛樂設施──歡樂島」冷夜又是一句冷不妨冒出。

  「你導遊啊?」武璧月白了他一眼。

  「我看你童心未泯,如你所願罷了。」冷夜又一個淺笑,一雙眼被劉海遮住,始終無法得知他的表情和情緒。

  「你這傢伙!」武璧月正要破口大罵,冷夜冷不防又打斷:「你以為這大會辦在這裡為何?讓政要渡假的嗎?」

  「啊?」武璧月莫名其妙被問了一道,心中的怒吼驟減,「難道想避人耳目?」 

  「嘛,你能想到這裡已屬不易。」雖然字句很酸,但語氣依舊淡定,輕輕柔柔。

  「那你說說看啊!你說說看啊!」

  「那你聽好吧……基本上關島尚屬於美國,美帝思想還是希望在自己領土舉辦,而且非現世生物應變局最早就是美國創立的,但這事屬機密尤其是媒體發達的年代中,在美國本土舉辦多少不太適當,不如選在關島,用觀光勝地掩蔽,而且順便讓代表享受一下,畢竟這差事吃力不討好。」

  冷夜罕見地連珠炮,「看你表情好像還不明白什麼,你以為事關重大的差事就很吃香嗎?你以為這是地球暖化還是二氧化碳的大會嗎?這是要有一個明顯結論的大會,但也別忘記這可是資本主義盛行的年代,無法既得利益,誰想做?尤其是要受到聯合國常任國秘密地嚴格把關。

  另外,選在關島也有些意義,三百年前西班牙人入侵統治關島三百年遺留許多歐洲式古碉堡、石橋,美國繼西班牙管轄關島迄今一百年,中間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曾經遭到日本佔領兩年多;這些外來的文化豐富了關島的人文景觀和文化內涵。目前除了美國海、空軍基地和發電廠外,沒有其他污染設備了,所以這裡不僅風光明媚,還擁有多國內涵,最重要的他受到美軍的完全控制。」 

  「原來如此……」原本想要吐槽的武璧月竟也佩服了起冷夜來。

  「我猜的,呵。」冷夜說完轉身,往飯店走去。冷夜迎著颯颯涼風,不疾不徐地走著,完全不搭理後頭鬼吼鬼叫的武璧月。他對於武璧月的興趣越來越濃,他想起他跳機前的話和表情,宛如奮戰不懈的男子漢,堅定不已;不過如今一看,又是一個易怒的小鬼,照冷夜觀察看來,武璧月應該還有其他的特質。

  「這兩人到底都藏著什麼來了,呵。」風繼續吹拂,在一瞬間,冷夜的劉海被微微吹拂起來,一閃而過的是……

  一雙幽邃黃褐色的眼瞳。

  上三白眼,眼眶微凹,異常尖利,這是一雙凝視獵物的狼眼。

  冷夜透過他的獨特的能力,可以一瞬間看穿一切異能的本源,或許該說,他可以一瞬間看穿所有事物的因果,但是這持續時間非常之短,短到冷夜用完之後身體也無法負荷,只能像這樣疲累的半跪在地,不過,也因為知道了這些資訊,這樣在布局或是一些策謀上,都有非常大的幫助。

  過了大概十秒鐘,冷夜有點疲累的半跪在原地,汗水如雨滴一樣落下,但是嘴巴卻喃喃地說,「原來啊……,原來是這樣!」

創作者介紹

E.S.網路小說工作室

easternst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