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輕輕吹,桃花又紛飛,夢輕輕飄,如去又如來。

明明是那麼地朝氣,怎麼突然說走就走?

明明醒著卻像在作夢。

蓮花的燈火帶你走向橋的那頭,我看不清你有沒有回頭望,只是希望你不要受凍。

你要我別哭,灑脫地送你走,只是看你不捨的揮手,眼底的淚水依舊滑落。

想念你身上的菸味、想念你的怒罵、想念你的一切。

願你走過橋的那端,還記得我們約定下輩子要再牽手。

在路遠的那一頭,要順著佛光的指引,要輕輕的走,以後再不能陪伴你的左右,別要餓著了。

別離是再見的開始,你去去……這次我勇敢的彽喃,你去去,我馬上就來。

 

走了,阿伯。

你的病都好了,現在我們帶你走。

看著EMT拉著擔架,輕聲對你傾吐的話。

或許這是我們最親近的時候了。

我們進電梯了……

叮咚!

我們出電梯了。

現在我們上車了喲……

 

我有點恍神,以前就是我們這樣替別人拉著擔架,告訴別人說,你的病好了、我們要開始走了,我們要進電梯、出電梯、進冰箱聽佛經並且前往遠方,我們會在太平間一邊叫罵一邊搭靈堂,而我總是笨手笨腳,而你總是氣急敗壞。

好遠好遠。

原來這麼遠了?

我一直以為是昨天,好像昨天是我剛到公司報到,好像今天才只是又接了死人。

啊,是既視感。

我被拉到了記憶的深處,那我最希冀的記憶,我最無法奢求的過往。

原來一直到了離別之時,人才明白愛有多深。

整個公司忙翻了,我們就是禮儀公司,所以公司正為了你的後事忙得七葷八素,反倒是我沒有事情可以做,大家都知道我們的關係,所以大家都理解我現在的感受,所以我只是呆呆的看著那些靈堂佈置,偶爾去幫點小忙。

拈香放水果拜土地公等等動作一氣呵成,或許在我心底我也還是居高臨下的把你跟那些亡者看待,所以我一樣機械式的動作著,沒有絲毫的猶豫。

但是你真的快樂嗎?

大家問我願不願意幫你洗穿,我該說好嗎?

要命的事情是我居然說好。

我幫你摺了以往你送給別人的大朵正蓮花,很諷刺的事情是,以前是我跟你討你不給我,現在卻是你沒跟我要我卻硬摺給你。

(一朵蓮花放棺材,庇佑咱後代子孫一元復始,萬象更新迎春暖……)

入殮時,我帶著一如往常我會準備的東西,二姐、大姐正準備著,說要給你入殮。

(二朵蓮花放棺材,庇佑咱後代子孫雙星報喜,世世代代生兒子……)

他們隨口問我說,難過嗎?

我淡然的說,我不知道。

我挨進前,隔著透明壓克力板,看著你最後一面。

最後一次見你,會是何時?

會笑會動的時候?還是夢裡的時候?還是現在隔著零點五公分的隔板的時候?

第一日到頭七、正七、功德……

 

一直到了你出殯的那天,你究竟在哪裡?

(三朵蓮花放棺材,庇佑咱後代子孫三陽開泰,世世代代做狀元……)

是神位牌裡的那一屢魂魄,還是躺在廉價棺木裡的那些正在腐爛的肉塊?

我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這些為你準備的事宜,你是否有接收到。很多時候我們不是因為想做而做,而是不得不做,就好像,如果不做了,我們就真的那麼的無能為力。

(四朵蓮花放棺材,庇佑咱後代子孫四季發財,風調雨順大發財……)

林師父的誦經開始了,似吟似唱經文中,不知道你是不是跟著和聲?以前你總是會跟著師父合著一起唱,那現在呢?

(五朵蓮花放棺材,庇佑咱後代子孫五福臨門,平安多福又安康……)

一聲彌陀、一心青蓮。

你走得好嗎?你有跟著佛火的微光走嗎?

你真的就是頭七輕吹過我身旁的那道微風嗎?

你以前總是笑著說,你要在六十五歲前死,這樣才有國民年金的喪葬費八萬元,如今你真的走了,你是不是感到欣慰?起碼你的後事都辦的妥妥貼貼了。

(六朵蓮花放棺材,庇佑咱後代子孫六六大順,順天順利又順心……)

一路上我陪著你走著,從靈堂的佈置走到你出山的那天,一路上我們一如往常沒有說話,我也很堅強,沒有哭泣。只是看著、聽著,從出山到火葬場、從火葬場到撿骨,我依然乖巧的跟在你背後。

(七朵蓮花放棺材,庇佑咱後代子孫七子八婿,代代添丁又添財……)

當火葬場的管理員交待我骨灰罐的那一刻,我才體認到所謂的沈重,像是你回不來的事實……

捧著你的骨灰罐,使力的雙手更加用勁,我拉了拉包在布袋理的金黃色圍棺布,說出了我這輩子最深切的渴望,「走吧,我帶你回家。」是的,走吧,我帶你……回我們的家……。

(八朵蓮花放棺材,庇佑咱後代子孫八面玲瓏,多朋多友多善緣……)

一滴淚水滑過,原來只要哭就好了。

我們永遠都不曉得一早起床會發生什麼事,也許有時候我們痛恨命中注定,但是生命中總有一些無能為力。

 

(就要離別 勇敢的流淚 而你的眼神超越了語言 不說再見 我們卻了解 分開了不代表會改變)

 

只想再見你,淚如雨下。

 

(離別以前 已開始想念 讓期待緊緊連結這一切 走慢一點 不管有多遠 放不下就代表不會變)

 

在無人煙的一路上,你和我併肩行走著,或許你也一定很寂寞吧?在蟲兒低喃的崎路上 ,一起同行的我們,所以才相對的沉默。

 

五月的微風輕拂,在杉林與碎花般的日影間,看到你那讓人放心的微笑

沐浴在舍利塔的清涼地裡,禪悅讓我忘了什麼是幸福,只是無條件的迎接這無止盡的慈悲與喜悅,猷如融入虛空、與無垠的天際裡。

 

(九朵蓮花放棺木,如今九轉蓮燈齊齊到,正數九品是圓滿,請你庇佑咱後代子孫九九重陽萬年大富貴!)

(誰需要誰?白雲和藍天……)

創作者介紹

E.S.網路小說工作室

easternst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