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鈴──

  當武璧月眼睛再度睜開時,耳邊警鈴聲快炸掉他的耳朵!

  「這警鈴聲不是……?」武璧月沒有被這突來的警鈴聲惹火,反倒是又驚又喜。

  武璧月從床上彈起,右腳一蹬,身子如閃電奪門而出。把門一打開,走廊閃著紅色的警示燈,走廊上影子匆忙交錯,急促的腳步聲此起彼落。見況,武璧月興奮的心被警鈴聲完全勾起。

  「太好了!」武璧月躍然起步。

  久違的警鈴聲,是應對局一種傳統的機制,不像一般失火或者有危機才會出現,而是發現到預言異能者所漏掉的妖獸危機,所以無法事先準備,才有這種機制。鈴聲代表很緊急,就是把未出任務的集合起來迅速執行緊急任務。

  「我的獵物在哪!」武璧月來到應變中心,就是這樣大咧咧的問。

  應變中心有著突兀的環狀大螢幕,整個空間是個球體狀。武璧月一進去便看到幾個人員已在那邊集合,其中包含申月珞。

  「小月!」申月珞縹到武璧月的身影,極為詫異。

  「武璧月?你不是犯錯被關緊閉嗎?」應變中心主任站在圓球中心點,大吼著。

  畢竟武璧月是整個小組最大的問題人物,人見人怕。

  「誰管那個!」武璧月激動地喊著,他現在根本不想管這些有的沒的,他只想去戰鬥,捕獲那些神話怪物。

  「罷了!事態緊急每一個戰力都很重要,我先跟你們說明緊急任務內容。」主任一說完,球體一暗,地板瞬間轉為投射3D影像,一群人宛如在高空鳥瞰,異能者紛紛盯著底下的影像。

  「剛才在搜尋訊號時,發現這X山區訊號強烈,但卻始終只能捕捉到妖獸零星蹤影,現在,你們必須從我指定的點下去搜尋,根據力量偵測判斷,不可小看這次的任務。」底下的影像不斷移動,他們就像在極速飛機上,瀏覽著景色,其中球體環繞大螢幕紛紛映出妖獸的身影,只捕捉到類似蛇尾的蹤跡。

  影像驟然停止,一個紅色亮點在一個山上平原亮起。

  「就是在這裡下降,時間不多,你們就去吧,祝福你們,現在我任命一個為臨時隊長,冷夜你輩分最高就你了!你跟申月絡和武璧月組成先鋒部隊,隊伍代號是A,後援代號B,敵方暫且稱C,現在我們會同時確認你們身上的個人晶片狀態如何,確保戰鬥中你們身體狀態。」主任指了一個三十幾歲清瘦的男人,男人微微頷首,蹣跚地往前站了一步。留著黑白雜亂的頭髮,額頭劉海極長,幾乎遮蓋住了雙眼。他全身上下穿著粗衣藍褸,與乞丐無異。 

  「聽好了就先鋒部隊三人進入緊急電梯,坐直升機吧!」主任發出指令。 

  「主任,武壁月和申月珞的似乎不太適合團體合作,你確定不更改嗎?」冷夜冷靜地輕吐自己的分析,與之前的嘻皮笑臉不同,完全地淡漠。

  「你說什麼!」武壁月沖著冷夜就是大吼大叫。

  主任搔搔頭,奈武壁月沒辦法,他解釋著,「冷夜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武壁月和申月珞這一組比較能應付捕捉任務,我知道冷夜你在追擊異能犯罪者部隊很有經驗,不過這一次應該不會如你所想的這麼麻煩。放心吧,還有後援部隊,會在你們探勘後跟上。」

  冷夜靜靜地對主任點了點頭,眼神又不知道飄向何處。

  「好了!大家快點!」主任拍拍手激勵士氣。

  「小月快點!」申月珞站在電梯大叫,武璧月的怒目從冷夜身上移開,不耐煩地跑過去:「囉嗦!」

  電梯待全員一到,碰的一聲門立即關上,然後直接上衝。一股強大的離心力瞬間發出,還來不及反應,電梯叮的一聲已打開。

  「從地下十樓來到一樓機區了。」冷夜對著迷你麥克風報告著情況。

  「各位,走吧。」冷夜沙啞的氣音從微張的嘴吐出,「希望大家都可以平安回來。

  「實在是有點不爽這人。」武璧月咕噥著,不過一下就被申月珞推了一把。

  

  直昇機已停在廣場,螺旋槳『轟轟轟!』伴隨著強大的風壓陣陣壓至。

  外頭時間凌晨四點,天尚未亮起,漸漸朦朧的月光正怠惰著,等待著破曉。

  此刻武璧月也正要往前時,一個叫聲叫住了他。

  「武璧月。」這聲音一出,武璧月背脊有點發涼,直透心臟。

  他回頭一看,果不其然,是武仲英!

  「我就知道一定會不知反省的出來。」武仲英不怒反笑。

  「我……!」話梗在喉嚨正待躍出,武仲英冷不防向武璧月丟了一樣東西。

  武璧月反手一接,一把長劍便握在手中。武璧月仔細端詳這把劍,居然是一把極為古樸的劍,劍刃閃著冷光。

  「你……」武璧月望著武仲英。

  武仲英背對著武璧月:「別再失敗了。」說完了就走。

  武璧月回過頭說:「切!走著瞧!」說完,往回跑向直升機。

  但武壁月心中有點吃驚,他心想著這任務或許有點難度,連武仲英都准許他可以使用那招式……

  「隊伍A,全員三人到齊,準備對抗敵方C。」冷夜一說完直昇機飛起。 

  武仲英望著高空中的直升機,不禁莞爾。

  「你果然跟他一樣不適合與人溝通。」申風在他背後搖著頭。

  「你真囉嗦。」武仲英笑罵。

  申風嘿嘿一笑:「這點你們倒是真的很像。」

 

  直升機在高空中即駛而過,底下峰巒層疊,暗晦不明,無盡漆黑的山谷,連月光也透不進去,似乎掩藏著謎樣的殺機,隨時會出現甚麼似的。 

  「各位。」冷夜冰冷的氣音又輕吐。 

  武璧月馬上反駁:「我先說我可不接受什麼作戰計畫這種可笑的事情。每次都會擬定一些不實用的紙上談兵,最後還不是他們這些基層人員去收爛攤子,然後還會把責任怪罪到他們身上,說沒把事情辦好。」

  「小月!他是隊長!」申月珞趕緊糾正武璧月,隊伍的紀律是很重要的,這點是應對局首要的規範,任何有違紀律之人絕對重懲。 

  「你還真心急,呵呵。」冷夜臉上泛起冷笑,卻看不出瀏海後的眼神到底藏著甚麼樣的情緒。

  「你這傢伙笑甚麼?」武璧月死盯著冷夜。

  「你果真還是個小孩。」冷夜微笑地說,聲音中沒有任何情緒。

  「你這傢伙別以為是隊長就猖狂起來!」武璧月一把揪住冷夜的衣領。

  「武璧月!」申月珞大叫,起身正欲阻止。

  冷夜保持著微笑,說:「如你所願,敵方來襲囉,三,二,一……」

  碰──

  直升機一陣劇烈震盪!

  直升機開始一面大旋轉一面墜落。

  「怎麼回事!」武璧月大吼,他感覺直升機會被導彈擊中一樣。

  「敵方來襲了。」冷夜有如呆楞地跪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分析著周遭的波動。

  此時的武璧月東張西望,他猛然發覺一件嚴重的事情。

  申月珞不見了!

  「申月珞不見了,她跳機了嗎?」武璧月打開艙門,一望漆黑的山中望去,卻什麼也沒找著。

  「連我都沒注意到她的消失,難道被俘虜了嗎?」分析完周遭地形、情況的冷夜默默分析,依然跪在原地,繼續探索。  

  「不行,我要找她,她可能是被敵方抓走了,但也可能去追擊敵方了。」

  「申月珞不是攻擊型的異能者,她不會像你這麼衝動,先冷靜。」冷夜站了起來,淡淡地對武璧月分析著,而直昇機繼續震盪。

  冷夜嘆了口氣,心底大概知道這一定在他的探測範圍外的遠端攻擊了。

  武璧月對著冷夜怒吼著:「不行!我不能丟下她!我要找她!」

  冷夜沒理武璧月,對著麥克風說:「支援部隊B可以出發,目前申月珞消失,請追蹤。」

  『……訊息受到影響,追蹤不到,現階段局長指令是待命……』麥克風裡傳出沙沙的噪音,但是卻下達了最直接的指示。 

  冷夜沒有轉頭,「目前情況不允許你去找她了,等待後援部隊再找吧。」

  但是武璧月並不吃這套,「我不管什麼叫做情況不允許,我也不管又是誰答應了這些事情,反正我們得去找到她!」

  冷夜的語氣不容妥協,「我們?你想要違抗軍令?」

  武璧月緊咬嘴唇,與冷夜對目三秒後,手用力一揮,將直昇機的艙門打破:   「我一直以為我們異能者是一樣的,沒想到卻不是……」語氣中隱藏不住深深地怨懟與悲傷。

  冷夜抬起頭來,似乎在看著武璧月:「什麼一樣?」 

  武璧月轉身,直達門口,在他跳下之前,武璧月說著,「選擇……,」武璧月轉頭淡淡地對冷夜一笑,但是這一笑極為冰冷,「我們都是被這社會所拋棄的異能者,本來就是不被這社會所認可的,所以我們應該是一樣的,但是你卻不瞭解吧?」武璧月回頭冷笑之後,逕自跳下直昇機,消失在一片黑暗中。

  「……」冷夜站在破碎艙門前,面無表情,對著麥克風回報,「A部隊兩人失去聯絡,目前只剩我一個。」

  冷夜頭移向武壁月消失的方向,默默不語。

 

  凜冽的風壓試圖阻擋著武璧月,但他無視外在環境,如流星般極速劃破低垂的夜幕。在即將落地之前一公尺,武璧月硬生生停在空間一秒,才翩然落地,安然無恙。

  武璧月雖然容易被怒氣遮蔽住冷靜,但眼前的景象他還是不禁開始思考。

  一切黑得很詭譎,原本還有些許月光,但一到地上,上面像有一道牆隔住了大部分的光亮。武璧月打開探照燈,稍微觀察四周的地形,是在一片樹林中。

  只是探照燈竟也只能勉強照亮自身周圍的地方,再遠就會被黑暗吞沒,他置身於黑暗中,油生一股特殊的感覺,這些黑彷彿煙霧般團聚,煙籠霧鎖,時而密時而疏。

  「黑霧嗎?實在是不能辨識這種玩意……」武璧月心中狐疑,他心裡竟有股莫名的怯意,但是太緊急,他決定得加快腳步。

  他逐漸加快了腳步,卻感覺黑霧調皮地跟著他,孩子般如影相隨,又宛猛獸般追擊,連腳步聲也漸漸被吞沒。

  風輕盈踏過葉子,一起發出銀鈴的嘲諷聲,與藏身在黑暗中森冷的樹圍繞著亂跑的武璧月,似乎想看一場好戲。武璧月穿過低矮叢,葉子若千針萬刃胡亂刺著武璧月,他趕緊跳出樹叢,呆望著手上如絲縷般細微的傷痕。

  「奇怪這甚麼鳥地方,我怎麼無法操控這裡的元素?反倒受傷了。」當武璧月抹去手臂的血跡,再不停的思索時,他的傷痕越趨明顯。  

  「奇怪!申月珞的波動怎麼越來越弱了,是有危險還是我走遠了?」武璧月乎感覺於此。由於他長期跟申月珞合作,所以武璧月對申月珞的大腦波動再清楚不過,他剛剛會這麼篤定方向也非胡亂奔跑,而是有所本。

  武璧月聽到麥克風內雜音一片,大概知道了申月珞為何搜索不到了,申月珞一定也置身在這種環境中了。

  正待要跑動的時候,武璧月心中一絞,申月珞的腦波驟然消失,而且是憑空消失。

  武璧月心中莫名的恐懼接踵而來,他自己也覺得奇怪,此時身上的痛楚竟又增加幾分,痛的他半跪了下來。

  「他們說有人追了過來,不過沒想倒是一個小弟弟呢。」嬌笑的女聲從黑暗中傳出。

  武璧月半跪在尖銳的草地上,側頭望去。一名女子緩緩現身,武璧月蹙眉緊盯著前方的女子。她穿著緊身黑衣,完全顯現曼妙身材的凹凸有致,一舉手一投足散發著濃厚的魅惑。

  武璧月有點不確定地問:「你們是誰?是妖獸擬態?還是……」此刻武璧月再魯莽,他多少也可以猜出會攻擊必定是敵方,但是妖獸一向都是單打獨鬥,於是他想到了之前的一則傳聞……

  「異能犯罪者?不可能吧……」武璧月瞇著眼,他感覺傷口越來越痛,身體微微發冷,很明顯是失血過多的徵兆。

  女子嘴角上揚。

  女子雍雅一笑:「你的確很聰明,真的看不出來你只有十三歲,可是你說錯了一件事情。」

  女子的腳往前一踏,前方空間彷若無物,身影一瞬間踏到武璧月前。女子把頭湊進,食指柔媚地勾起武璧月的下額,在武璧月前十幾公分雙眼對視。

  「我們不是異能者。那是歧視,我們應該來說是要叫進化者,哪裡分甚麼犯罪與否,因為我們比一般人類強大,你這個受制於人類的才叫異能者呢。」那雙杏眼滿著魅意,水嫩的朱唇輕吐著,氣吹勝蘭。

  武璧月低著頭冷哼了一聲,嘴角突然彎成一弧線,嘴巴硬是不饒人,「進化者嗎?這稱呼挺有趣的,弱者總是喜歡這樣誇大自己不是嗎?」

  女子沒理武璧月,頭又繼續湊進,挨近武璧月的耳邊低喃,「我們首領說,他想要招募你,所以我才沒有發現你的時候立刻殺掉你。」

  「所以呢?」武璧月低著頭,語帶冷酷,「對我這麼有興趣?」

  女子微笑,但是卻退後了一步。

  女子感覺到一股殺氣,微笑地望著眼前可愛的小弟,因為沒有這種頑強程度的話,她才不管首領的廢話,可能直接把武璧月做掉了。

  「你還真是可愛呢,真的不能招募你進入嗎?」女子笑意依舊,不過看起來多了分狠毒。

   「那你得先告訴我,被你們抓走的女孩在哪。」武璧月幾乎是命令性質問,絲毫不帶任何退讓。

   「如果我不願意說呢」女子從容不便。

   「雖然我原本就不打算加入,但是如果你不說你就會死。」武璧月豎眉,怒眼一抬。

   「真是可怕呀!那如果我說了的好處是甚麼呢?」女子吐著可愛的口吻。

   「我可以讓你不死。」

   「真是善良的好孩子,但是你的善良都用在一些錯的地方……」女子惋惜地說著,武璧月感覺到女子身上發出了一到熱氣:「看來你果真不值得,我就只好自下判斷,殺了你囉。」

  一股熱氣奔馳而來!

  武璧月無沒有迴避,也沒有任何動作,無語站著,然後熱氣就在武璧月面前硬生生被阻隔。

  「怎麼可能?你的能力不是……」

  「原來如此!你說我的能力?看來你似乎了解啊,那你的能力呢?」武璧月忽地抬頭,怒目狠視,他火大極了,千金壓頂他就算不用能力都想要一擊粉碎。

  「我?不正就是你看到的……為什麼……?」女子突然遲疑了起來,笑容頓消。

  武璧月緩緩的走向女子。

  女子兩手散發火焰,揮向武璧月,他卻無動於衷,火焰一碰到他的身體就散開。

  「我以為你的能力是幻覺。」武璧月握緊雙拳,身上的痛楚和傷痕頓時全消。

  「你……」女子心中一凜,他隱隱然覺得不妙。

  「我的能力的確不能用了,但你好像研究的不夠透徹。因為這根本不是真的火,只是幻覺,所以我的眼中只看到其形,根本沒有實質的火焰,這就像是畫出來的火焰一樣可笑!你幻影瞬間就會被突破!」武璧月起步奔向女子。

  確實,武璧月的操控元素現下的確是不能使用,但是他的便是能力還是存在的,正確是鐵錚錚的事情,所以當武璧月看到那些火焰還有色氣朝他襲來的時候,他大概就猜得到大概是對方讓他腦袋得到一些錯誤的訊息,導致他以為他不能操控元素。

  武璧月雖然也不能百分之百知道,所以他只好賭,而他,賭贏了。

  「不可能!我的幻覺來自於恐懼,你大腦一開始應該就已經授我控制了!就算你知道了又怎樣!」女子手足無措,杏眼睜圓。

  「我的大腦被你小看了呢!儘管用你的幻覺讓你不會這麼痛吧!」這次換武璧月的臉湊盡女子,他已不知道何時讓劍出鞘,他高舉長劍,如惡魔般地笑容逼近:「你再不說的話,我可能得要先把你的臉畫花喲!」

  一般的幻覺或許對於其他人很有效用,但是像是武璧月的能力是取決於大腦的計算跟類似精神力的方式去操控元素,又或者像是申月珞那般強大的精神莉已達到增幅作用,所以說穿了,武璧月的精神力雖然不是說頂尖,但是也不容小看,只能說女子失算了,沒有完全掌握武璧月能力的情報。

  「我說!我說!」女子花容失色地驚呼,此刻武璧月的劍停在女子臉的五公分前。

  女子蒼白著臉,嚇得倒在地上,無法喘氣。

  四周的黑霧漸漸散去,天上的月終於得以喘氣,銀光清照這片蓊鬱的樹林。

  「到底在哪?」長劍指著女子的柔嫩的臉上。

  「在!在首領那,我可以帶你去……」女子大氣喘不過,聲音顫抖著。  

  「反正妳原本的任務不就是把我帶回去嗎?」 

  「走吧!」武璧月嚴肅地說著。

創作者介紹

E.S.網路小說工作室

easternst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